情不為因果,緣注定生死。
關於部落格
願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 69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反逆白黑】彼岸燃燒。

  你憩靜地半躺在床上,慵懶地看著書。書上的字跡在紫水晶裡暈開,暈不開的只有眸子裡淡淡的愁緒。   素白的紗簾嫋嫋飄動,你瑟縮著裹緊了被子。窗外的風倏地卯足勁似的嗖嗖吹來,亂了你的青絲,也掀動了書頁。本來安穩地夾在書中的一幀照片任性地乘風逃走了,但還沒來得及邁向窗外的蔚藍和綠意,就被無情的風半途撇下,只好在空中盡最後一分掙扎,末了卻認命了,幽幽落地,無力地停泊在最最晦暗的角落。你應該是要去撿起它的,卻不期然愣住了,盯著那幀照片征征地出神,深邃的紫海中千百種情感在浮沉著,剪不斷,理還亂。   你的肩頭忽地抽動了一下,細微的顫抖透露出痛楚的感覺,大概是腹部的傷口在發難吧,卻又不太像……那似乎比肉體的折磨更深沉、更磨人。彷彿察覺了甚麼事情,你皺起了眉頭,帶點慌亂地挪動身體,然後隱忍著被繃帶裹住了劇痛,彎下腰去執起那張照片,卻不慎失了平衡,啪的一聲,連人帶被摔下了床。你痛哼了一聲,便咬緊了牙,不讓痛楚的呻吟洩出唇邊,然後再次伸手,指尖與那張照片卻始終差了毫釐。   此時,腹部的繃帶倏忽沾上了一點朱紅,有如彼岸花般鮮艷。大概是那一摔害傷口破裂了吧,血應該很快就會因為繃帶的擠壓而止住。   你卻似乎不這麼想。   「不行……」你匍匐著想要與那張照片再接近一點點,沒理會染上了繃帶的猩紅正在迅即擴散。「沒時間了……」你臉頰上僅有的血色旋即殆盡,呼吸變得微弱而急速,黯淡的眸子裡頭只剩下一片混沌。「至少……讓我看看……」濕透了的繃帶無法再吸收更多,鮮血放肆地汩汩流出,在地上勾勒出奪目而猙獰的不詳之花。   「朱雀……」心心念念的名字只能低吟出一半,發紫的絳唇無聲的蠕動,僅存的氣息輕輕掠過眼前薄如寒蟬的照片,宛如愛撫戀人那樣的繾綣纏綿,牽起的抖動細微得幾乎無法察覺。   疲弱的心跳、細不可聞的吐息,悄然隱沒在打不破的寂靜之中。   我把目光聚焦在那些俗艷的紅花上,忽地一股血氣朝我腦門往上直衝。乘著沒由來的怒氣,我一腳踩上那些花,看著它們變成殘花敗柳,感到了一種說不出的痛快。 然而,當我收回腳的時候,不期然覺得那些花很無辜。   「魯魯,我回來──」嗆人的腥羶堵住了我的呼吸,封住了我的聲音。詭異的猩紅在我腦內轟炸開來,我無法意識到任何事物。當掩住了我眼睛的紅霧逐漸散去後,另一種赤紅卻實實在在地納入了我的眼簾內。   那是甚麼……好刺眼的顏色……令人作嘔的甜膩……   等,等一下。赤色的彼岸花包圍著一個人,是個很美麗的人,可是很明顯已經死了。   那是誰?   那頭柔順的青絲,美得驚心動魄的紫瞳,柔軟的嘴唇,線條優美的脖頸,修長卻單薄的身體。   為何這樣熟悉?為何無法壓下心裡那無限的愛戀?   那個很重要的、不能失去的存在,是我生命裡不可或缺的光……   魯魯修──對,是魯魯修──   我怎麼會忘掉魯魯修呢。   然而,那裡躺著的人已經失去氣息了啊。魯魯修明明好端端地活著啊,怎麼可能會是他。   零之鎮魂曲──對,我把劍刺進了魯魯修的身體,但那不過是一場戲,只為博得百姓信任而演的戲,更是暪著主角上演的一場戲……落幕後馬上就把魯魯修抱去急救了,應該沒有大礙才對……   魯魯修才不會死,這怎麼可能。眼前那具屍體絕對不是魯魯修,絕對……   「魯魯修!」當我意識過來後,才發現本能已驅使我吶喊出聲。痛苦的話語撕扯著我的咽喉,直至窒息的感覺沒頂。   事先安裝在你房間內的針孔攝錄機冷酷無情地紀錄下一切,包括那些不應該看見的,不應該知道的。   化驗的結果得出的一疊疊毫無意義的資料和數字,堆砌出似是疑虛的事實。抽絲剝繭後只剩下最殘酷的一句:「毒發身亡」。   早就該想到的,你那顆數秒內即可分析出六十多種可能性的腦袋裡,怎麼可能沒載下這種臆測──我會把你救回來。你知道我不容許所愛的人死在自己的劍下,你知道我是自私的,你知道我不會讓你就此離開。   你事前就在我的劍上下了毒,只為了確保一件事──你的死亡。這盤精心佈下的棋局中,惡德皇帝必將倒在ZERO的劍下。   你毀滅世界,再重建世界,卻不曉得,你一手重建的世界中,並不包括我那殘缺的世界,因為你的消失而不復完全的柩木朱雀。   沐浴在血泊中的照片,隱約透露出兩個男孩的輪廓。一個頂著頭棕色卷髮的男孩一手捏著一朵彼岸花,另一手摟著另一個黑髮男孩,咧著嘴笑得沒心沒肺,顧不得他懷裡的那個男孩滿臉尷尬為難的苦笑著,紫色的瞳仁裡卻洋溢著溫柔的愛意。      手裡捏著的照片殘留著你的血跡。我把它擱在胸前,感覺一陣麻木自心臟漫開,彷彿照片裡伸出了無形的觸手,撕裂開我的身體,一點一滴地掏走你曾經存在過的證明。   我也不再需要這樣的記憶和情感了。   當這個沒有你的世界順利滑進你所安排的軌道後,我便算是完成你最後的意願,功成身退。然後,我會緊抓著最後的自由,完成最後一件事。   我好像瞥見了那堵門後的,火紅的彼岸花在燃燒。   魯魯,你等我。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