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為因果,緣注定生死。
關於部落格
願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 69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所謂的幸福,所謂的廝守--『遥山の恋』

在某具權威性的網站打聽過後,其實我已深諳這該是部相當有水準的作品,
然後它甚至超出了我的期望。

很久很久以前,有個擁有大鎮和無數部下的地主遭到背叛甚至被殺,
他的嫡子被冠以莫須有的罪名,不得按撩著要一雪不共載天之仇的滿腔憤恨,徹夜逃亡。
途上他掉下了山崖,身負重傷,奄奄一息之際,獨居深山的少年無意中救了他一命。
面對救命恩人,甫從鬼門關醒過來的他衝口而出的第一句竟是:「怪物。」
滿身長著詛咒般的瘢痕的少年不禁黯然,默然退卻,卻溫柔如昔地照料這個傷害到他的人。

故事的開首是如此,已令我深深迷上紫乃。
我的確是個受控,但紫乃的存在不能僅以「小受」二人概括。
那種怯弱,那份溫柔,那聲緘默,那樣自卑。
他讓我想起花降樓裡,同樣是尾巴所演役的忍。但紫乃卻比忍更讓我憐惜。
他大可以恨,他卻不恨,那樣的恬淡而樂安天命。
他不怎麼笑,卻足以令他比任何一個人都炫然。

我看過有人說,紫乃開首餵貴哉喝水太大膽,我對此卻不以為然。
動物之間不會互相親吻,而從小不諳世事的紫乃無法體會一個吻之間所流露出的感情。
只是為了救貴哉一命而已,這更表現到紫乃的純粹無暇。

然而,第一場字母戲卻讓我心有戚戚然。
那幾乎就是強姦了。
貴哉漸漸察覺到自己的心情,隨之而來有了慾望正常不過,
然而沒有讓對情事毫無概念的紫乃心悅誠服就佔有了他,簡直就與洩慾無異。
但我也不能完全否定它。
若非如此,內斂的紫乃一輩子也不會把自己的感情衷之於口,也不會願意相信貴哉的心意。
畢竟,是這麼一個活在黑暗中的孩子。儘管他美好得連陽光都望塵莫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