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為因果,緣注定生死。
關於部落格
願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 69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野神】你的幸福甚麼的我才不管呢!

目光的盡頭有一張霎時間微微飛紅的臉頰。彷彿要隱藏起自己動搖的心態,神谷倏地別過了臉,漠視場內各DG歇斯底里的尖叫,冷靜地回應了一句:「笨蛋,你 的幸福甚麼的我才不管呢!甚麼破台詞噁心死了!NICE自意識退散吧退散!你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才對啊!下次不要再說錯!」
  啊,對不起,卡米亞桑其實你一點也不冷靜。
  因為某傲嬌下意識吐出了語無倫次亂七八槽欲蓋彌彰的發言,眾DG的尖叫已演變至震耳欲聾的音波,干擾了神谷腦電波的正常運作,害他一瞬間愣住了,完全記不起來自己到底說了甚麼驚天地泣鬼神的宣言,只好在這種茫然的情況下退場,結束這次的公錄。
  至於回到樂屋後某人對於神谷的得累期終於到來而感動落淚,然後被某得累很蹭地用貓爪甚至是無辜的小圓桌家暴,我們在此不詳細贅述。

  【-小圓桌淚目表示自己並不是自動販賣機-】

   遍體鱗傷的小野笑嘻嘻地提著喪氣的神谷貓回到公寓。驚愣於自己竟然稍一不慎就被套到了心底話,不,是未經思考的瞎扯淡,神谷厥起嘴巴,以多軌幾次讓貓咪 先生窒息的架勢,緊緊擁抱著前來迎接自己的娘口三三,鼓著腮子輕聲向娘桑連連抱怨著,宛若向心愛的熊娃娃訴說閏房心事的少女一般。
  深諳一切緣起於自己的小野君,暗笑著欣賞一頭直線地瑟縮在牆角吹著貓毛碎碎唸的神谷,心頭流轉著千萬句「卡米亞桑好可愛啊」,卻識相地不敢出聲打擾,免得遭受到一星期睡廊下的懲罰。
   沉默的俄羅斯藍貓溫柔地伏在主人的肩上,耐心傾聽著主人連綿的絮語;只是當牠聽到了第三十二句「都是他害的小野君這個笨蛋去死吧」之後,娘桑表示睡前被 迫聽著耳處的閃光發言,以及感受著遠處投來的深情目光壓力實在很大,於是便輕輕地喵了一聲,掙脫了神谷的懷抱,又不忘以長長的尾巴安撫了掃了掃神谷的臉 頰,伸了個懶腰便綣縮在窩著沉沉睡去。
  接下來你們要做甚麼都不關我的事了,房門要關好不要吵醒我啊喵。


  被愛貓遺棄的神谷惘然若失地攤坐在地上,失去懷裡的溫度和毛茸茸的慰藉,背後有如跟蹤狂的目光更是深深扎進了神谷的背後。他不期然哆嗦起來,卻突然被一副比貓更溫暖的軀體龐罩住。
  「神谷桑。」身後的人形犬以無謂地好聽的嗓音呢喃著,在耳邊呵出的熱氣讓神谷有點燥熱。
  「熱死了,快放開。」左胸內那瓣不隨意肌猛然加快了鼓動的頻率,想到小野一定感覺到了自己的心跳,一臉羞澀的神谷連忙伸手,意圖解開緊箍著自己的一雙膀臂,卻不料那雙手卻加重了力道。
  「神谷桑,我不是開玩笑的。我的幸福就是你的幸福。能為你帶來幸福的,只有我。」
  神谷不禁倒抽了一口氣,然後展露出一張恬淡的笑靨,不帶半點扭昵地回抱了胸前的那對手。
  「嗯。」他輕哼了一聲,小野卻似乎已經意會到了對方未坦白訴說的心意。他撒嬌似地把臉埋在了神谷的肩胛處,貪戀地嗅著神谷淡淡的體香。
  「那麼……今晚我就先來滿足神谷桑的性福吧──唔咳!」小野覺得自己的肋骨好像斷掉了。
  收回家暴完成的手肘,神谷把身子悄然向後挪動,依偎在小野胸懷前。
 「嗯。」

  【-第一次寫DC字母戲表示鴨梨很大-】

  垂眸看著埋首於自己胸前的男人,神谷若有所思地失了神。
  從來沒有想過會任由誰對自己的身體為所欲為,從來沒有想過會有誰能讓自己心動不已,從來沒有想過會有誰能為自己帶來幸福。 直至遇上了這個讓他手足無措的男人。
  「啊唔……」胸前的敏感處驀地被貝齒咬噬,一聲喘息脫口而出。帶點責難地瞪視與自己對上了視線的男人,一臉認真的小野卻讓神谷的心跳漏了半拍。
  「神谷桑真不專心呢。到底在想甚麼?」
  「甚、甚麼也沒……啊!」 小野的手毫無預警地向神谷的股間挪去,輕重有致地套弄起來。
  「唔哼……怎麼突然……
  「在這種時候,神谷桑想的,當然只有我吧?乖孩子可以得到獎勵哦。」壞心眼地嗤笑了一聲,小野吻上了神谷微啟的唇,同時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小野的舌剔開了神谷的貝齒,恣意放肆地在內攻城掠地,以讓人臉紅心跳的淫靡水聲,恬不知恥地宣告著自己的佔有慾。銀絲自神谷無法閉合的嘴角滑落,甜蜜的喘息摻雜著快將窒息的痛苦嗚咽,於斗室之內流轉。
  意猶未盡地放開了神谷,小野端視著身下大口大口地換著氣的神谷,略顯凌亂的一頭柔順的青絲,酡紅酒醉的雙頰,氤氳失神的眸子,被吻得紅腫濕潤的唇瓣……莎士比亞的一句經典名言忽然顯現在小野的腦海中。
  「歲月無法在她臉上留下痕跡,也不能使她的風情變得陳舊。別的女人使人日久生厭,她卻叫人愈是蹷足,愈是飢渴。」
  還來不及細思這句話用於形容眼前春色是否恰當,下一秒,小野僅存的理智已被燃燒殆盡。

  「嗚嗯……」被小野拉開雙腿至極致,神谷以羞恥的姿勢躺在床上,深刻地感受著那兩根入侵其體內的修長手指帶來的快感。指甲搔刮在肉壁內某一點時,神谷有如被雷撃似地霍然抬高了腰肢。
  「找到了。」小野壞笑著,反覆按壓神谷的敏感點,引來連連嬌喘。
  「行了……不要再弄了……」神谷的埋怨裡挾著軟糯的哭腔,讓人心頭一緊。
  「那麼是想我快點進來嗎?」
  「笨、才不是!」
  「哦……唉。」小野假惺惺地嘆了口氣,把手指從神谷體內抽出。一陣空虛的感覺即時襲來,毫不留情地煽動著他的慾望,讓他無意識地扭動著腰。
  「嗚……好辛苦…………
  「吶,想要我進來嗎?」小野壓抑著直接撲倒神谷的衝動,再次質問。
  「唔……」皺起了眉頭,神谷不自覺地咬住了下唇,以幾乎無法察覺的幅度,微微頷首。
  「神谷桑,我愛你哦。」在神谷前額烙下一吻,小野就埋進了神谷的體內,享受著與最愛的人相交的幸福感。

  【-請原諒我字母戲苦手實在寫不下去了囧請看倌們自行腦補各種噗累咳-】

  小野終於捨得從神谷體內退出去之時,天色已吐白露。晨曦灑落在他們相擁的驅體上,彷彿映出了琉璃色的光環。
  「吶,神谷桑,我好幸福喔。」
  「哼,你的幸福甚麼的我才不管呢!被你折騰了一晚累死了。」神谷嘟嚷著,疲憊地閉上了眼睛,卻依稀瞧見旁邊一隻喪氣地垂下了雙耳的大型犬。
   吁出一口氣,他沒好氣地再補上一句。

  「而且比這更糟糕的是,你的幸福竟然也是我的幸福……討厭死了,笨蛋。」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