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為因果,緣注定生死。
關於部落格
願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 69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野神】Perfect Accident.

 

  正值風光明媚的早春,未待迷濛的雙眼睜開,微濕的空氣早已撲面而來,挾著淡淡的翠柏氣味,讓人舒心不已。小野深深吸了一口氣,伸了個懶腰,隨即進行他每天早上的最大樂趣──靜心欣賞戀人的睡臉。

和煦的陽光透過半張的米黃色帷幔,柔和地灑落在床舖上,映照著那張清秀的容顏。神谷側身躺著,左手像個孩子般擱在臉旁,純淨恬靜的空氣在他身邊悠然流動。猶如幼貓的毛一般纖細柔順的褐髮,從臉頰上悄然滑落,半掩住了那算不上精雕細琢,卻溫柔自然得有若風颯芙蓉的輪廓,突出了那渾然天成的沉著氣質。然而,即使在睡夢之中,依舊慣性地輕皺起的眉頭,讓看了此情此景不下千百次的小野心臟猛然一揪。

這個人啊,實在是認真過頭了。他到底把自己勉強到了甚麼地步呢……

只想放在掌心千般呵護萬般寵溺的人,老是愛逞強地挺胸面對眼前的狂風如磐,佇立在滂沱大雨之中的背影,看起來是這麼的單薄弱小,卻又那麼的倔強傲然,眩目至極,卻叫人捨不得移開視線。

而一直默默守候在神谷身後,以熾熱的目光注視著那個美麗背影的人,就是小野。無法記起由淡然如水的崇敬轉為熱烈如火的思慕,是哪一個瞬間,以哪一件事為契機;只曉得當他終於回過神來的時候,神谷浩史這個人早已攻城掠地,把他心裡其他的一切都掏空了。沒有思考過同性之間的愛情在世俗中所處的卑賤位置,更沒有餘力為未必能得到回應的單相思而傷春悲秋。

他只剩下眼前這個人,也只需要這個人。

當這個人以奇蹟的姿勢降臨在他生命的軌跡之時,他就已然在整個世界拋在身後;當他從不敢奢望的二度奇蹟發生之時,天地穹蒼也早已不存在他的世界中,他只能也只願意繞著懷中之人打轉,周而復始,甘之如飴。

 

沉思半晌,小野小心翼翼地俯下身子,生怕吵醒了安隱在眠的戀人,然後在他額上烙下細碎的輕吻,展平了他眉宇之間的皺折。這是戀人之間的特權,也是小野身為神谷唯一的避風港的自傲。

 

「不知道為甚麼,看著小野君,就有種平靜的感覺洋溢心頭。」神谷雙頰潮紅,彆扭地吐出這樣一句難得的心底話時,那顫抖的呢喃依然縈迴在懷,就像一個輕輕的搔癢般,無時無刻地煽動著小野的慾欲。那是無可比擬、洋溢於心的幸福感。

 

小野怔怔凝視著眼前那張放大了的容顏,心臟的鼓動高昂不已。

他有永遠愛著神谷的自信,對他的渴求亦永不蹷足。

 

這時候的小野還不曉得,自己正在迎來第三次的奇蹟,一場始料未及的奇蹟。

更沒有人告訴過他──

 

誰說奇蹟的背後,就一定是美滿的大團圓結局?

 

 

    ※ ※ ※ ※

 

 

  清新輕快的調子自小野的喉嚨中傳出,莞爾的笑意自歌聲中滲透而出,一頭微卷的黑髮隨著主人頭部的律動而活潑地跳躍起來,任誰看到都不會懷疑小野目前歡快的心情。

  但卻讓人不禁對眼前人真的是貨真價實的小野大輔,而非神谷浩史一說感到萬分狐疑。

  毫不在意地拍了拍紫黑相間的連帽上衣上的灰塵,小野繼續邊哼歌邊用吸塵機打掃,還若有所思地側著頭,無論是眼角還是嘴角都噙著盈盈笑意,彷彿正在思念尚在職場打拼未歸的丈夫,春風滿面,儼如一副賢良淑德的人妻模樣。

  各位散佈在公寓附近各處,手執專業望遠鏡的DearGirl們都不期然揉揉眼睛,用力拭擦望遠鏡鏡面,甚至翻出了望遠鏡的使用說明書,仔細研究它到底有沒有播放錄像的功能。

  我們應該沒有把「For myself」的PV放進望遠鏡裡啊……

 

  君の幸せはいつだって、僕が実現してあげる~偉そう倏地,小野口中的調子嘎然而止。他口瞪目呆地睨著鏡中的倒映,霎時間腦子突然停止了運轉。

  嗚啊好可愛,這個嬌羞人妻樣的……是浩史嗎?可是浩史沒有這麼早回來啊……

  啊咧咧咧咧咧咧咧咧咧咧咧咧?!

 

  轉瞬之間,鏡前已經不見了小野的影縱。

 

  五分鐘後從寢室步出的,是一身正常居家服的小野。扣上了最後一棵鈕釦,小野滿意地審視鏡中的倒影。

  真是的,如果被浩史看到我不小心穿了他的衣服又會被他罵成變態了,可不能重覆之前的悲劇啊!雖說這次是無心上一次是有意的……而且被浩史看到我一副人妻的模樣,雖然絕對沒有他那麼萌那麼可愛,可是絕對會被嘲笑一個月啊!我夫綱還何在啊!呼,幸虧發現得早!

  力挽狂瀾地保住了夫綱的小野,完全沒發現到自己碎碎唸的樣子根本與深閨的小媳婦無異。

  為免自己再陷入For myself的陷阱,小野當機立斷地擰開了音樂播放器,有如綿綿流水般輕柔的旋律隨即在室內迴轉流曳。

 

  Walking through a red light, staring at the ground, I fell for you.

    You caught me with my guard down, but I felt safe and sound right here with you.

  And my heart was wide open, and as I crashed into you, I learnt that

Some signs and made, while some are sent to me, you’re just a perfect accident.

Could not have planned or understand, but you were just the perfect accident.

 

  木結他扣人心弦的韻律,歌者沉隱磁性的聲線,天衣無縫地交融在一起,輕易撩起了聽者內心的悸動。在浴室裡調較洗澡水水溫的小野,想著那場屬於他的「完美意外」,不禁吟吟笑著。待浴缸注滿了溫度恰到好處的熱水後,又滴了幾滴蓍草精油進去,一陣摻著香辛料味道的甜香迅即隨著氤氳的蒸氣,充盈在每個角落。

  小野享受著滿室氛芳,不期然出了神,陷入了回憶的漩渦之中。

 

  「吶,浩史,你知道蓍草嗎?」依偎在沙發上看電視的時候,小野驀然冒出了這麼一句。

  「蓍草?」重覆著這個略有耳閒,卻有點陌生的字眼,神谷的目光並未離開電視畫面。「嗯……那個吧?用來做西洋占卜的?」

  「嗯嗯,對,就是那個。據說燃燒蓍草有治療淨化的效果呢,以前的愛爾蘭人也常用它來做護身符,所以蓍草的花語是『治癒』的意思哦。」

  「欸……這樣啊……真厲害呢……」對比小野興致勃勃的解說,神谷只是意興闌珊,有一搭沒一搭地敷衍回應。

  「嗯,所以啊,這個送你,給。」

  神谷一征,呆呆地回過頭來,凝神打量不知何時已被塞進自己手中的小盆栽。雅緻的白色瓦質花盆裡,栽著一株小花。潔白嬌嫩的白色花芯,綴著愈往邊外愈深的漸變粉紅、粉紫色的花辦,嬌弱可愛的姿勢讓人聯想到少女隨風搖曳的裙擺,惹人無比憐愛。

  看著神谷凝視著盆栽時露出溫潤柔和的笑靨,毫無防備的率直反應讓小野心如鹿撞,心跳如脫韁野馬般不受控地加速。緩緩吐氣,控制好自己的呼吸後,小野才又開了口:「這就是蓍草喔。」

  神谷登時回過神來,飛紅的臉頰卻出賣了他的羞赧。像是硬要隱藏起這般害羞的情緒,神谷急著大聲嚷嚷起來:「笨、笨蛋!哪有人送花送盆栽的?」低頭又珍愛的看看緊攥在懷的盆栽,一股違和感卻攫住了他的注意力。輕輕捧起盆栽聞了聞,神谷又愣住了。「等一下……這是……假花?」

  「正解!浩史真聰明!這是我親手造的喔,還熬了夜的說~」小野一張得意洋洋的豆芽顏旋即出現在神谷眼前,讓神谷哭笑不得地翻了個白眼。

  「……我說啊,你之前說了那麼一大堆治療淨化的,到底有麼意思啊?我就是把這孩子燃掉也不會有治癒效果吧?」雖然說我是絕對不會把這孩子燒掉啦,門都沒有。並未注意到自己用詞不當的神谷,暗暗在心裡補上一句。「這頂多就只有燒焦了塑膠的可怕氣味吧,還有大量有毒氣體湧出來,你是想毒死我啊!殉情也不是用這招的吧?這已經不僅是近所迷惑,是全球迷惑了,你這個殺人兇手!」

  吐了這麼一長串的槽,神谷也懶得理會自己說的話到底有多語無倫次;而送禮給戀人卻被狠狠數落一番的小野,倒是一臉人畜無害的微笑著。他家老婆的個性他怎麼還沒摸透,這種折原臨也式連珠發炮,完全是傲嬌的老婆大人遮羞的表現啊!啊啊啊真可愛啊!浩史你真是全世界最可愛的!

  無端陷入了新羅閃光模式的小野壓下內心蠢蠢欲動要撲倒神谷的衝動,開始解釋:「雖然蓍草散發著甜甜的味道,但同時還帶著類似香辛料的氣味啊……總不能讓房間二十四小時處在泰國餐廳般的狀態吧?」

  「唔……」神谷了解地微微頷首,正想開口卻又立刻被小野打斷。

  「所以!我給浩史準備了這個!」亮出手上深綠色的小瓶子,小野又像推銷員般再三推介。「蓍草精油!用它來泡澡、按摩,既可舒緩疲勞,又可護膚美顏,保證讓你的肌膚變得水嫩嫩的,吹彈可破!」

  「……又不是女人,我護膚來做甚麼啊。」神谷一頭黑線,沒好氣地回嘴,卻換來小野一臉「這不是很明顯嗎」的驚愕。

  「當然是給我摸給我親給我舔──唔啊痛、好痛!」小野捧著被狠狠捏了一把的臉蛋,欲哭無淚地瞅著神谷看。

  「笨蛋!你這種話不要一臉沒事的說出來!」神谷那張酡紅酒醉的臉龐別到了另一邊。

  「嗚哇,好可愛……」

  「不要說我可愛!」

  不識相的小野君衝口而出的一句,又換來了老婆大人恩賜的連番家暴。

 

  當然不要告訴你蓍草的另一個花語啊。

護住頭,笑嘻嘻地閃避神谷的拳頭,小野暗自思忖。

「奇蹟」。蓍草的另一個鮮為人知的花語,就是「奇蹟」。

你是我生命中最美麗神聖的奇蹟。這種事只要我自己心裡清楚就好,才不要告訴你呢。

小野偷偷藏起了甜蜜的秘密,臉上不禁浮現出幸福滿滿的笑容,這笑容映在面有慍色的神谷眼中,卻是格外的欠揍。

「傻笑個甚麼勁!好噁心!」語畢,又掄起拳頭,往小野身上任何他搆得到的地方揮去,卻冷不防被拉過柔荑,重心不穩,一下子倒在小野寬厚的胸膛中。

他們默默地擁抱著彼此生命中最最珍視的人,良久良久。

 

    ※ ※ ※ ※

 

  小野拭擦著濕漉漉的頭髮,隨意地打開了電視,新聞女主播悅耳的報導卻有一半被擋了在小野耳外。

浩史差不多要回到了日本了吧。久別一星期了,真想快點見到他啊。不知道有沒有好好吃飯呢,那個總是在胡來的人。

不過,說起來,那天出門前的浩史還真是可愛。

那身姿仍在腦海中嫋然盪漾,浸淫在相思之中的小野不由自主地回味起那天的情景來。

 

 

「浩史,起床了喔。」低聲呼喚枕邊的戀人,卻只換來幾聲睡夢中的囈語,小野不禁失笑。「吶,浩史,快起來。」

不自覺地抽緊了被子,神谷如幼貓一般蜷縮著,蹭著枕頭又把頭埋得更深了些。

「唔……小野君……」

一聲睡意濃濃的咕噥讓小野一凜。

嗚啊,浩史夢見我了!好幸福啊,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

被萌得緊緊皺起了臉,三十三歲的妙齡少男小野大輔花痴地在床上手舞足蹈起來,並無暇思及神谷其實打算接著吐出「好噁心」一言的可能性。

瞧著酣睡中的容顏,不期然萌生出稍為欺負一下他的想法,再輔以男人早上固有的特殊衝動,小野猶豫半刻後,毅然展開了無疑是自殺式的英勇行動。

 

「唔嗯……」迷迷糊糊地感受到胸前異樣的濕熱,神谷悠悠轉醒,才睜開眼就發現一頭蓬鬆黑髮在自己下巴的下方晃動。「小野君……?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你在幹嘛!」

「啊,浩史你終於醒了。」小野抬頭,與杏目圓睜的戀人對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