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為因果,緣注定生死。
關於部落格
願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 69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野神】主人,我想喝牛奶。

【野神】主人,我想喝牛奶。

 

小野頹然把下巴擱在茶几上,睨著在客廳廚房兩邊奔波的神谷,有點煩躁地撓了撓頭。

「吶,浩史?」悶悶地張聲,只見神谷朝小野瞥了一記,又匆匆折回廚房進去。

「唉……」小野洩氣地倒在沙發上,百無聊賴地吹著額前的幾綹過長的瀏海,又轉眼望望綣縮一隅的娘桑。

那團灰色的毛球正在瑟瑟發抖,平日只要目睹小野君又入侵主人和自己的家就會不滿地豎起來的那根尾巴,現在卻無力地垂下。

 

可憐的小東西。雖然一直都對我抱有敵意,三不五時就把我抓個遍體鱗傷,在我把浩史抱進房間時還會跟在後頭趁機咬我腳跟……可是看著那隻高傲的貓咪如今氣若漩絲,無力地發著顫的模樣,果然還是於心不忍啊。

小野苦笑著,伸手輕輕搔著娘桑的耳後。娘桑愜意地呼嚕輕吟,繃緊的身驅放鬆了下來,毫不抵抗。小野見狀,大感親近,又順下去撫了撫娘桑的後背。

說時遲,那時快,一道機警的寒光陡然閃在娘桑瞳裡,後腳一提,爪快俐落,小野還來不及痛呼,手背就添了幾道血痕。

 

你這隻老奸巨滑的死貓,竟然暗算我?小野喘著氣,難以置信地直盯著交手多年的敵人。

 

沉默的俄羅斯藍貓罕有地輕嗤一聲。

你少以為能成貓之危,趁我抱恙時腥腥作態,老鼠哭貓!今晚也不准進主人的房間!

 

小野腦補完娘桑的挑釁,咬牙切齒地壓抑著虐畜的衝動。

神谷端著熱牛奶,從廚房步出,只見自家戀人正對著自家愛貓包牙咧齒,哭笑不得。

「嘖,讓開。」毫不客氣地向小野踹了一記,神谷蹲下來,溫柔地捏了捏娘桑的後頸。「娘桑,該吃晚飯嘍。」見主人在眼前擱下盛著熱牛奶的盤子,娘桑感激地蹭了蹭神谷的手,還親暱地舔了舔他修長的手指。

啊!太狡猾了!看著兩隻家貓在舔來舐去,既萌又色情,不對,是溫馨的情景,小野不禁氣結。

 

其中一隻貓突然轉過頭來。

「你剛才怎麼在欺負娘桑?這孩子在感冒啊,你怎能成貓之危?」

等一下!為甚麼連台詞都一模一樣!貓與貓之間的心靈感應嗎!小野腹誹著,似乎忘掉娘桑的話都只是自己的想像。

真正心相通的是誰跟誰呢?

 

「我才沒有欺負牠!是牠欺負我才對啊!你看,」怏怏地擧起右手,向神谷屏示慘烈的戰跡。「痛死了……」

「唔……」神谷打量小野手上的瓜痕,抿了抿唇。「我去拿藥箱來,替你消毒。」

小野見神谷心軟,馬上乘勝追擊,大肆發著牢騷:「而且啊,娘桑還說今晚不准我進你房間!你說是不是不對?怎麼可以要我沒吃到浩史就離開!」

神谷聞言,臉蛋瞬即飛紅,一手把擰到一半的藥水瓶子和創可貼塞在小野懷中。

「笨、你、你給我自已弄去!」丟下這麼一句的神谷別過臉,又回到愛貓的身邊去。

 

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小野內心一再狂號,吃吃傻笑。但當得替自己負傷的右手上藥時,痛得噬牙咧嘴的小野不期然後悔起來。真想讓浩史幫我舔傷口……

幽幽轉頭,望見神谷逗貓正樂,不禁寂寞。

 

娘桑抬眸,得意洋洋地望向小野。

又是娘口黨首的一次重大勝利。

 

  這隻死貓!

小野鼓著腮,怒目瞪視,沾著藥水的棉花棒卻不慎戳到自己的傷口。

「嗚啊!痛痛痛……」

神谷聞聲回眸,見小野一臉扭曲,不禁失笑,沒好氣地踱回去。「一個小傷口就大呼小叫的。怎麼弄這麼久啊?」

執起小野的手,神谷細心地朝紅腫的傷口輕輕吹氣。長長的睫毛低垂著,一扇一扇的,噘起的嘴巴讓人亟欲一澤芳親,吹拂著的冷流搔著小野的癢。

於是理所當然地低下頭,吻了下去。

 

「唔!」突如其來的親吻讓神谷措手不及,腦裡發麻,嘴唇被小野放肆地輕啃吸吮著,染上了晶瑩的水光。

小野放開了神谷,促狹一笑了。「主人,我想喝牛奶。」

深諳小野意有所指,一抹紅霞攀上了神谷的臉龐。故意裝傻,神谷慌張地站了起來。「我、我去倒給你。」語音未落,就急步往廚房跑去。

 

圖謀敗露,小野吐了吐舌頭,悠然自得地等著戀人歸來。

「喏,牛奶。」神谷不自在地把手上的玻璃杯隨手一遞。

「冷的?」

「不然呢?你還要喝溫的啊?」

「就對娘桑一個最好……」小野嘟嚷著,正要接過杯子,卻忽然玩心大起。

把頭挨向杯子,就著神谷手指所在的位置啜了了一口。

 

「啊!」神谷一驚,手裡一鬆,杯子隨即落下,牛奶瀉了一地,濡濕了神谷的腳。

「啊啦啦……」小野幸災樂禍地訕笑道:「主人真是不小心。」說著,傾身上前,似乎又要索吻,嚇得神谷一個踉蹌,腳底打滑,直直的仰後摔了下去。

「痛!」神谷皺了皺眉,揉了揉腰。支撐著身體的右手抓不隱濕漉漉的地板,重心不穩,就完全躺在地上了。

沾了一身牛奶的神谷茫然地舉目,只見小野已然跪下,往自己身上覆去。

 

「主人,到了餵食時間了喔。」

 

 

 

有別於那清淡如水的輕吻,小野恣意啃咬著神谷的嘴唇,貪婪地吸吮。神谷一個激靈,開始掙扎起來,咬緊了牙關,生怕一旦讓小野攻城掠地,可就沒完沒了。小野見狀,狡黠地伸手,輕捏神谷固執地緊鎖的下腭,另一手則不安份地潛到神谷胸前,霸道地揉捏著乳珠。

對小野無比熟悉的身體旋即敏感起來,神谷一個顫抖,挺直了腰板。紅櫻在指甲的搔括下悄然發硬挺立。胸膛因神谷紊亂的吐息而急促起伏,突起的兩顆隨之在沁濕了的布料下若隱若現。小野俯下身去,惡意地輕噬那已經緊繃著生疼的乳首。

「嗚……」神谷全身漸發無力,牙關一鬆,隨即被小野捏得絳唇微啟。抬頭一吻,舌尖剔開解除了武裝的貝齒,小野放肆地在神谷口腔內侵犯翻攪,追逐他柔軟的小舌。神谷被吻得神迷意亂,放棄了無謂的掙扎,雙手下意識地環住了小野的後頸,甚至輕輕把他再拉近自己一點。

小野輕輕一笑,放開了神谷被蹂躪得紅腫的嘴唇,手卻往神谷的身下竄去。目光散煥的神谷猛然一震,眼線又重新對焦起來,急急羞澀地按住了小野不安份的手,微瞋地瞥了他不眼。

「不要……」撒嬌似地呢喃出聲,小野報以寵溺的淺笑,摩娑著神谷的大腿根部。

「都是浩史的錯。誰讓你打翻了我的牛奶呢?」把臉偎在神谷的頸上,惡作劇般吹拂著。

「明明就是因為你突然舔了我的手指!」酡紅酒醉地在色狼胸前掄上一拳,卻虛弱得更似愛撫。

「沒辦法啊,」小野睜著眼睛,一臉無辜。「誰讓你拿杯子拿在杯口上啊。」

「那是要讓你能接過杯子,笨蛋!」

「哦……浩史真是細心呢。」衷心地讚許一句,轉瞬又使壞似地咧出笑靨。「不過比起牛奶,還是浩史的手指更甜。」語畢,又執起神谷沾著牛奶的手指,放進嘴裡。

  「唔……」被濕潤的舌尖一再舔弄,神谷看著自己的手指在小野的嘴裡進進出出,不由得遐思連篇。

  察覺神谷沒了聲色,小野抬目打量,只見神谷臉紅得更深,自責又害羞地逃避著自己的目光。神谷的所思所想,早已了然於心,小野忍俊不禁,故意問:「在想甚麼呢?」

  「沒、沒有想甚麼……」神谷慌亂起來,急急搖頭否認。

  「難道不是在想我平日幫你口……」

  「笨蛋閉嘴!」氣急敗壞地斥責出聲,想要捂住小野長不出象牙的狗口,才記起自己的手還在小野的箝制中。

  「要我閉嘴嗎?」小野笑得燦爛,裝模作樣地欠了欠身。「遵命。」於是含住神谷的指尖,緊閉雙唇,又繼續攻勢。

  「你……」神谷氣得一窒。「少給我得寸進尺!」

  「主人,這是對小人的稱許嗎?」厚臉皮地扭曲神谷的話,小野擺出一副執事的嘴臉。「那麼,小人可以向主人要獎勵嗎?」

  「啊?」神谷沒輒,沒好氣地瞪著那欠揍的傢伙。

  「主人,我想喝牛奶。」

 

  小野的頭埋進神谷的雙腿之間,靈活的小舌逗弄著分身的鈴口,一手有技巧地套弄著根部,另一手則撫慰著雙球。冷不防把昂揚的分身吞進嘴裡,一再翻弄,濕熱的包覆讓神谷抑制不住地嚶嚀出聲。

  「嗚……不要……」帶著哭腔地拒絕,神谷的腰桿卻難耐地扭動起來,欲拒還迎。

  「唔……」把分身含到喉頭深處,賣力地吸吮,甚至用牙齒輕輕磨擦,小野入迷地觀察著神谷每一個細微的反應。

  「求求你……不要……」咽噎著求饒,神谷雙手推擠著小野的頭,亂抓著他的頭髮。「不要……啊……不要……求求你……想要……給我……」

  快感攀登到頂峰,神谷弓起了身子,發洩在小野的口中。小野滿意地吞下苦澀的白濁,審視神谷脫力的模樣,全身染著一片粉嫩的櫻紅,媚眼如絲,朱唇微啟,撩人至極。小野喉結一動,重新對上神谷失焦的瞳仁,嘶啞著嗓子問:「是不要,還是想要?」

  「我才……」神谷被直白的問題驚得一滯,無論如何也無法坦率地回答。正想違背良心地拒絕,小野的手卻已經溜到神谷身後,揉搓著翹臀,磨擦著入口的細縫,引得尚未得到慰藉的後庭更是空虛。神谷哆嗦著,頓時語塞,「不要」二字卡在喉頭。

  還是誠實一點比較好吧……不然到最後吃虧的還是自己。神谷認命,於是對上小野飽含情慾的眼神,怯怯地頷首。「可是……不要在這裡……這裡是客廳啊,滿地又是牛奶的……而且,娘桑在看著……」

  「娘桑早就睡著了喔。」小野朝娘桑的窩的方向努了努嘴,只見那團灰毛安然地綣縮,平穩地起伏著。「只要主人不要太大聲的話……」

  「笨……!」

  「而且呢,娘桑可是警告過小人,今天不能進主人的房間的喔。」

  「平日你也那麼聽娘桑的話就好了。」啐了小野一句,神谷翻了翻白眼。轉瞬之間,忽然又想起某件重要的事。

  「啊!」陡然一驚。「可是……你不准房間的話……那就……」

  「對啊,真是傷腦筋呢。」小野溺愛地捏了捏神谷的臉頰。「潤滑劑在房間裡啊。」

  神谷咬牙切齒地怒瞪著眼前這個一談到情慾就惡劣十倍的混蛋。我為甚麼會喜歡上這種人啊……

  「沒辦法了,只好就地取材。」小野的臉上綻放一個有如春日般的笑容,看在神谷眼中,只覺得那才是真正的惡魔的微笑。

  怪不得能演上塞巴斯欽啊!混蛋!

 

翻側的杯子裡還殘有一點牛奶。小野把手指伸進去濕潤好,便開始向神谷的後穴對迫。

「嗚……好冰……」從冰箱裡取出的牛奶,在十二月天下仍舊冷得不像話。神谷哭喪著臉,抗議出聲。

「都怪主人剛才沒溫好牛奶啊。」小野理所當然地反駁,讓神谷理虧地噤了聲。「就叫主人要對我好一點啊……雖然這樣蹭的主人我也喜歡。」似是要証明這句話的真確性,小野的食指隨之突入神谷體內。

「嗯!啊……」在肉壁內打轉,小野很快就找到了特定的一點,大肆按壓搔刮著,又添了一根手指。

「啊!唔……啊嗯……」重重挑逗之下,神谷被洶湧而至的快感淹沒,全身興奮得不住地顫抖慾望勃發在腹下,可憐地滲著黏稠的愛液。

「舒服嗎?」小野邪魅的啜音在耳邊鳴起,溫熱的氣息呵在神谷發紅的耳根上。神谷執拗地頻頻搖頭。「不舒服嗎?很痛?」小野不禁擔心起來。似乎牛奶的潤滑效果實在不夠好,雖然自己已經盡可能溫柔了。

「不、不夠……不夠舒服……你快進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