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為因果,緣注定生死。
關於部落格
願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 69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的高中生涯】勞斯萊斯。

其一。
萊斯端詳著手中那張自製的名片,抿住了嘴邊那抹笑意。「最怕女人?你這種無謂的說明只會惹人誤會哦。」勞斯撇眼看了看他,反譏唇舌:「彼此彼此吧,還不知道是誰說跟前女友分手後就不想再跟女孩子交往了呢。」「要滿足她們的任性太讓人疲憊了。」萊斯頷首而道,深邃的瞳仁隱藏在青絲之間。勞斯放下手上的iPhone,伸手揉揉對方亂蓬蓬的頭髮。「那麼,由我來滿足你的任性吧。」


其二。
班上的男生愛鬧愛玩,萊斯是知道的。雖然沒有人因為他們的關係來找碴,萊斯還是要求勞斯儘量保持低調。「為什麼?把我們的關係公諸於世有甚麼不好?」勞斯面有慍色,卻還是沒好氣地答應下來,甭管在這之後,勞斯總是有意無意地把他拐到各個暗處,以「不能高調調情」為名,讓萊斯的心理建設一次又一次地頻臨崩潰。終於,在男生群起的呼聲下,他們被迫公開地拍張情侶照。萊斯全身僵硬地佇在鏡頭前,努力在緊繃的臉上擠出半個微笑;身旁的勞斯卻冷不防溜到其身後,緊緊地環住了他的腰。萊斯驚喘,卻無從擺脫束縛,只能把自己暴露下四周的狼嚎和鎂光燈下。勞斯偷親了那張酒醉酡紅的臉頰一口,呢喃道:「抓到你了。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了哦。你要死,我也陪你。」


其三。
十二月的寒流裡,挾著清新的海洋氣息。勞斯看準了時機,悄悄把萊斯拉到遠離吵雜同學群的一隅。萊斯羞怯地拽著勞斯衣擺一角。勞斯莞爾,扯下那固執的五指,再以自己的掌心把它們緊鎖住。驀地,一陣颯颯烈風,從水平線的那一頭吹來,萊斯的頸上的圍巾隨即乘風揚起,翩翩嫋動。勞斯伸手把圍巾攫回,一圈一圈地重新圍好。他磨娑著萊斯冷得發紅的臉頰,輕問:「還冷嗎?」萊斯側著臉,蹭著那隻冷得發僵的手,笑道:「很暖哦。」腳下的浪花,全力地擁住了大地,又輕輕退回。


其四。
班裡的聚餐上,一罐又一罐的啤酒被遞到萊斯面前。幾杯下肚,不擅飲的萊斯已經滿面通紅,目光紊亂。勞斯見狀,欲伸手擋下那冒著氣泡的杯中物,偏偏好友里奧卻如山一樣矗在他們之間。「別再讓他喝了。」勞斯沉聲警告四下起閧作亂的同學,卻徒勞無功,反招來一巡巡的酒精暴力。散席後,只是半醉的萊斯訕笑著勾上勞斯的膊,勞斯卻醉眼昏花地揮動著手中的雨傘,不慎敲著了萊斯的腳裸。萊斯吃痛地揉著腳,嗔怪道:「可惡,不要鞭打我啊醉鬼!」勞斯咧嘴,吃吃傻笑半响:「我就覺沒醉,還是會鞭打你……」說罷,便咕噥一聲,倒在萊斯懷裡。「白癡嗎你?」萊斯沒好氣地撐起爛泥般的勞斯。「真是的……要我送你回家嗎?」「唔……不要。」勞斯口齒不清地應道:「我怕你明天會起不了床……」


其五。
萊斯為了存下僅有的零用錢,節省交通費用,總喜歡牽著勞斯四處走。排球校隊出身的萊斯自然是游刃有餘,緊隨其後的勞斯卻已是氣喘咻咻的了。「怎麼了?才走了一個小時啊,這麼快就累了?」萊斯調皮地調侃著,張開雙臂,笑得燦爛。「不然,我來背你也可以哦。」勞斯沉下臉,一個箭步,砉然撲進萊斯的懷裡,緊擁著不放手。「你、你幹甚麼?」萊斯慌亂地四下打量。「被人看到怎麼辦?」勞斯放肆地把頭埋在萊斯鎖骨之間,慵懶地呢喃:「我在充電……好了。」勞斯終於放開一臉羞澀的萊斯,卻又立馬把萊斯橫抱起來。「累了吧?我來抱你。」


其六。
學校舉辦一年一度的捐血日,萊斯便興致勃勃地硬把不情不願的勞斯拽來。打量眼前一個個臉色蒼白、貌似頻死的同學,勞斯厭惡地抱怨:「無緣無故捐甚麼血啊...」萊斯推了推眼鏡,大義凜然地侃侃而談:「捐血可以幫助到人啊!而且可以促進新陳代謝!再說我想知道自己的血型!」「……最後那個才是主因吧。」「吵死了!」萊斯吐了吐舌頭,狠狠捏了勞斯一把。「好痛!」「哼,這樣就喊痛。你不會是因為怕痛才這麼不願意捐血吧!」萊斯擺出鄙夷的表情,斜眼睨著勞斯。勞斯卻把頭挨近萊斯,把他的頸動脈處重重咬了一口。「我是討厭你的血流到別人身上啊,笨蛋。你是我的,你的血,你的骨,你的肉,都是我的。」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