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為因果,緣注定生死。
關於部落格
願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 69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野神】晨曦之始。  一

【野神】晨曦之始。

 

 

【一】

 

  「我們回不去了。」

  玄色的索纜突然斷裂,巍然踮站在上頭的你直墜幽谷。慌忙伸出手卻徒勞無功,只能眼巴巴地看著你無力地往後癱倒,背靠向黑洞般的無底深淵。炙人的恐懼感在心臟爆裂開來,沿著血管往全身高速燃點,一團烈焰要從喉頭迸裂而出!我順勢地張嘴,沙啞的狂呼聲卻被自峽谷深處刮來的狂風淹沒,沙石、泥濘乘風揚起,宛若群魔亂舞,刺得我不得不眯起雙眼,緊閉呼吸,雙手卻仍不認命似的往前摸索,奢想能覓到你的皮膚、你的輪廓、你的體溫。

  尖銳的呼嘯聲劃破了混沌,我勉強睜眼一瞥,只見一雙染上了午夜之色的羽翅拂過我眼前。我急喘了口氣,熱淚莫名地湧出眼眶。

  頃刻之間,世界彷彿回到磐古初開之前,天地不過滄海一粟。我愣愣地凝視著黑羽之下的你,你的皮膚、你的輪廓、你的體溫。

  你回首,莞爾,嘴角揚向天國,瞳仁偏偏冷若黃泉。

  一根墨色的羽毛倏然飄零於半空之中,悠悠打轉,嫋嫋飛揚,悄悄地、輕輕地,安穩地躺進我的手心之上。失神地垂眸打量半晌,才如夢初醒般,匆匆抬頭搜尋你的影蹤。

  不在,不在。

  荒漠之中,格外淒涼。只有那根羽毛,隨微風在我手心抖動,撒嬌似地蹭著我的掌心,繾綣的、纏綿的,似是在訴說著無限的眷戀。

  輕於鴻毛,重於泰山。夜色的盡頭裡乘載著的,是你的思憶。

 

 

 

    ※ ※ ※ ※

 

 

 

夜半醒來,天色已微微吐白。些許的晨光灑落在黑色絲絨被上,映出清冷的光芒。神谷悠悠轉醒,習慣性地望向枕邊人。

在朦朧之中,仍依稀可見小野一臉的疲憊,眼角還殘留著一點未完全卸去的眼線。神谷伸手擦了擦,卻還是無法擺脫那頑固的黑點,宛若一隻礙眼的飛蚊,狡猾地繚繞在人的身邊,靜待時機,把血吸個精光。

一陣痛楚倏地輾過胸口。神谷把身體挪近小野,顫抖地吻上了他的左胸。

要是你註定無法逃離飛蚊的追捕,那就讓我成為你的血。把我抽乾,換你快樂。

只求你,別再離開我。

 

 

 

晨光徐徐轉亮,點燃了寢室內的視野。眼下愈是清晰,空氣也似乎愈發凝固了起來,撞擊著室內奢華瑰麗的傢俱和擺設。

充滿維多利亞風格的寶石藍色印花牆紙鋪滿四壁和天花,赭紅色的喀什米爾羊毛地毯為偌大的寢室平添幾分貴氣,與牆紙和地毯相映成趣的,是造工繁複細致的大水晶燈。微弱的晨曦透過水晶折射出奇妙的七彩光芒,照射在花梨木製的雕花大床上。

這裡是,神谷家的其中一幢別邸。

 

二十歲生日那年, 父親把這棟有如歐陸堡壘般的別墅送給自己當成年禮物時,神谷只是誠惶誠恐地道了謝,不敢多看這豪宅一眼。捏緊了那根冷敢的鑰匙,神谷手心冒汗。這房子直叫 他心裡不安穩,縱然他百思不得其解。也許是過份遼闊的空間讓他空虛難耐,也許是窮奢極侈的裝潢讓他無法自在,也許是瑰麗復古的建築讓他心顫膽寒。

甚或,或許,或許,他只是想起了那個孓然遠去的身影。

 

誰也始料未及,十年的光陰荏苒而去後,他們會在這幢大宅裡相擁而眠。

 

 

枕邊平穩的呼吸聲倏然一頓,由緩轉急。神谷從回憶的漩渦中抽身,望向小野惴惴不安的睡臉,在心裡默默數算著時間的流逝。

小野的睫毛顫巍巍地扇了幾下,緩緩睜眼。神谷著迷地凝視著那雙深邃的明眸,喜歡那澄亮的黑瞳裡,有著自己的倒影。

一醒來就被神谷猛盯著瞧,小野只是泰若自然地輕笑出聲,聲音嘶啞地調笑道:「又在偷看我的睡相,你這淘氣的偷窺狂。」說罷,便在神谷的唇上偷了個早安吻。

神谷略顯不自在地頷首垂眸,語氣卻有著強裝出來的理直氣壯:「你每天都這麼晚才回來,我的睡臉早就被你看光了啦。早上把被看虧了的份討回來有錯嗎?」

「當然沒有錯。」小野一臉寵溺地肯定了神谷的歪理。「不過要討的話,就該把其他的都一併討回來喔?」

「其他的?」神谷靈敏地嗅到了陷阱的氣息,不禁狐疑起來。正想旋身下床,卻晚了一步,被小野緊緊地箍住了腰。「幹甚──唔!」

充斥感官的,就只 剩下唇舌交纏的觸感。被強硬地剔開的牙關,在深入的糾纏下愈發痠軟,津液從嘴角汩汩流出。小野帶點壞心眼地頻頻掃過神谷的舌末,引起身下人一遍又一遍的戰 慄,潮紅的眼眶滲著難耐的淚水。神谷忍受著催人欲吐的折磨,帶點痛苦的喘息聲堵在嘴裡,迴響在耳邊,更是激起了羞恥心。

小野及時放開了神谷的唇,把全身軟弱無力的他攥在懷裡。甭說掙扎,此刻他連瞪向兇手的力氣都沒了,只能一個勁兒地喘著氣,淚水不受控地潸然而下。

即使腦中如灌了漿糊似的一片紊亂,他還是能感受到自己身體的情動。思及此,突然感到一陣淒涼。

「這、這樣的技巧……不要……對我……不是……客人……」勉力平順自己的呼吸,神谷囁嚅吐出的話還是不成句。

沒有把話聽懂的小野突然姿勢僵硬起來,試探性地問道:「你……不喜歡這樣?」

神谷一怔,沉默半晌,隨即伸手撫著小野繃直的背。

「不……不是不喜歡……繼續吧。」

 

  因為啊,今天,我們二人獨處的時間,只剩下兩個小時又四十分鐘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