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為因果,緣注定生死。
關於部落格
願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 69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野神】陪哭。

《陪哭。》

 

 

  「神谷桑,我喜歡你。」

  「開甚麼玩笑?」

  「請和我交往。」

  「我拒絕。」

 

  拋下呆佇於陰影中的小野,神谷冷然離開。冷咧的神色背後,隱約透露出動搖;宛如脫韁野馬般的心跳,叫雙手微微發顫,掌心冒出了冷汗。

  盡量放慢自己紊亂的腳步,神谷若無其事般走到文化放送的大門。然而,那裡卻站著一名眉清目秀的成熟女性。本想置之不理,但察覺到其彷徨不安的神谷,不期然朝她走去。

  「這位小姐?」神谷有禮地微笑著,微微頷首,把先前的情緒都鎖在緊攥成掌的右手。「有甚麼可以幫上助的嗎?」

「呃,啊……」那位女性訝異地眨了眨眼睛,上下扇動的長長睫毛看得人心往神馳。神谷定睛打量了她半晌,倏然覺得她有種異樣的眼熟。

「啊,抱歉,是我多管閒事了嗎?剛才看到妳似乎有點困惑,不知不覺就……」彷彿呼吸困難般,神谷越說越輕。

注意到自己的聲量變化,神谷帶點懊喪地偷偷用右手捏了捏自己的左手虎口。身為聲優,竟然犯這種最基本的錯誤。鎮定一點,鎮定。

神谷重新對上那位女性的視線,只見她莞爾而笑,神態溫婉嫻靜。

「我才該說抱歉呢,神谷桑。」神谷聞言,不禁一怔,記憶的抽屜一個勁兒地被拽了出來。那位女性續道:「嘛,不過我們才見過一次呢,還是四年前的事了。神谷桑大概認不得我了吧?」

「怎麼會認不得呢,像妳這樣的美人可不常見喔,笹川小姐。」神谷臉上綻出了燦爛的笑容。

「還是神谷桑會說話,才不像小野君那樣拙口笨舌。」笹川羞赧一笑,笑靨如花。

「這是衷心的讚美喔。」嗯,的確是由衷的……神谷暗暗在心裡默誦,把目光從她姣好的眉目移開。「在等小野君嗎?他馬上要出來了喔。那麼我也不好嘮叨,先走了。」

「神谷桑慢走。有機會請一定要出來吃頓便飯。」

「……嗯。」

 

神谷轉身,任由暮色將自己淹沒。

沐浴在昏黃的光線下,神谷揉去臉上熟絡得過了火的笑容,也洗去心頭的悸動。波瀾不驚的瞳仁裡,空餘麻木蒼涼。

回首往事,往事不堪回首。

 

初次知道笹川的存在,是在DGS開始不久時。那時候兩人的相處尚顯生硬,為了緩和氣氛,神谷便擠出他骨子裡的淘氣,放肆地翻弄著小野的皮夾。

漲鼓鼓的皮夾裡頭,別著一幀大頭貼,照片中的男女顯得親暱恩愛。神谷露出小惡魔般的壞笑,像是抓住了小野的把柄似的,樂呵呵地把照片拎到小野眼前。

「小野君,還行嘛!女朋友是個大美人欸!」

「神、神谷桑!」小野手足無措地想要把照片搶回來,卻比不過神谷敏捷的身手。

「嘖嘖,真是合襯。畢竟小野君是個大帥哥嘛!雖然我不想承認這一點。」神谷不住地揶揄小野,心情大樂。「喂!快把女朋友介紹給我認識認識嘛!」

「知道了知道了,我答應就是了吧?快把照片還來!」小野君沒好氣的苦笑著,一臉寵溺。

 

話雖如此,終於能跟笹川見面,卻已經是半年後的事了。

人聲鼎沸的居酒屋裡,神谷的朗笑聲仍顯得格外突出。佐著啤酒和下酒菜,他和笹川聊得相當盡興。

「咦?這麼說來,笹川小姐是在大學畢業後開始和小野君交往的?」

「嗯,正式來說是小野君畢業後吧。雖然被他告白了,自己的心意也切切實實的表露無遺了,但在學校裡和學弟交往,始終會有流言蜚語吧?我就任性地叫他等我們兩人都畢業了再在一起。」笹川咬著唇笑了笑,酡紅酒醉,嬌媚可人。

「這樣啊,小野君還真的等得夠久了呢。嘛,你們這段愛情長跑都已經是馬拉松了吧?快點給我修成正果啊!」神谷半開玩笑地道。

「神谷桑真是的……」

 

初次見面的兩人相視而笑,融洽非常。反觀小野卻異常沉默,冷著臉色,自斟自飲。

神谷用眼角餘光打量著沉鬱的小野。甚麼嘛,跟你女朋友談多了就吃醋,沒半個大人樣。

不過,這也證明了,小野有多重視笹川小姐。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神谷豪邁地乾了杯中的啤酒,被笹川的話逗得捧腹不止,不著聲色地把喉頭的苦澀咽下。

 

樂極忘形的神谷完全忘記自己酒淺的體質,有如千杯不醉般,把生啤一杯又一杯地猛灌下肚,最終昏倒桌上,不省人事。

「唉……神谷桑……」小野半笑著,傷腦筋地審視著睡得正沉的神谷。

「神谷桑真是個健談又熱情的人。」笹川抿嘴一笑。

「……是嗎?」小野掃視笹川一眼,冷哼一聲,把爛醉如泥的神谷攙扶起來。「走吧,我先把妳送到車站,再把神谷桑送回家。」語畢,便領前頭走了,遺下一臉黯然的笹川。

 

翌日,神谷為宿醉催迫而醒。渾渾噩噩之中,只依稀記得軟癱在小野肩膀上的自己,滿嘴糊混不清的囈語,像是「笹川小姐真是個好女孩」、「小野君你真是撿到寶了」之類的。

  似乎還有甚麼,還有……

  「喂!小野君,我跟你說啊……嗝……其實啊,我是同性戀啊……哈哈……」

輕顫的笑聲後,延綿著咽噎的啜泣。

 

 

  就因酒後失言,神谷暴露了自己隱瞞已久的事實。他不願多費唇舌去解釋,小野也看似沒把這話放在心上。可是,神谷深諳,小野曉得這並非戲言。

  所以小野君早就知道的,知道自己是個同性戀。

然而,小野卻沒有戲弄他、疏遠他、鄙視他,一切皆如往常一般自然;神谷對此只有無言的感激,同時卻也感到苦澀不已。

 

沒關係的,沒關係。就只有一件事不能讓小野發現。

 

 

 

  「神谷桑,我喜歡你。」

  「我就說了不要再開玩笑。」

  「這不是玩笑。請跟我交往。」

  「再說一萬次也只有一個答案。」

  「那麼到了第一萬零一次,你會答應嗎?」

  「不要跟我玩文字遊戲。滾開。」

 

  那天突如其來的告白,並不如其啟始般斷然烙下句點。小野鍥而不捨地一再纏擾,神谷也不厭其煩地一再拒絕。

 

  「我是真的喜歡你,神谷桑。」

  「……你知道的吧?」

  「你只能喜歡男性這件事?嗯,我知道。」

  「所以事到如今你才來大做文章嗎?嘲諷我嗎?」

  「神谷桑……」

  「你是喜歡女人的吧。不是已經有笹川小姐了嗎?沒事幹嘛來挑釁一個又老又醜的三十七歲男人?」

  「我昨天已經和她分手了。」

  「甚麼?你怎麼可以這樣辜負她!」

「我只喜歡神谷桑,從以前開始就一直喜歡你。再拖下去對她也不公平。」

  「……是嗎?」沉吟半刻。「那麼……今天晚上到我家來吧。」

  「欸?」

 

  「你喜歡我吧?那就來一發啊。」

 

 

 

    ※ ※ ※ ※

 

 

 

昏暗的斗室,裸裎相對的兩個大男人。

小野君僵硬地坐在床沿,愣愣地凝望著站在跟前的神谷。神谷臉色潮紅,緊咬牙關,抖著手把身上僅餘的內褲也脫下。

「看清楚了吧?」神谷努力控制住自己因為羞恥而哆嗦的身體,諷刺地咧嘴笑著。「這就是三十七歲老男人的身體。又乾又瘦,不幸地還連著那東西呢,接下來就要用這具身體做了啊。夠噁心了吧?」

「啊……」小野皺了皺眉,移開了目光,正要說甚麼,卻被神谷打斷。

「夠了。」神谷別過頭去,眨了眨眼,想要揮去眼眶的濕潤,扎在心目的刺痛感快要讓他沒頂。

痛死了也好,至少讓自己痛到失去知覺吧。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幹甚麼。

「閉上眼吧。」

「欸?」小野愕然,嘴裡囁嚅著甚麼,卻發不出聲音,只有雙眼瞪得老大。

「嘖。」神谷不耐煩地隨手攫了條毛巾,有點粗爆地蒙上小野雙眼,小野君不曾痛哼一聲。

沒由來的,神谷覺得自己好像判了小野君的死刑。

親手毀滅小野深邃的星眸,明亮的神采,硬是把他拽下了最不堪最磨人的地獄,自甘墮落。

神谷暗忖,奔騰的思潮,起伏跌宕。

竟然答應和自己做愛,小野到底在想甚麼?他以為自己在做甚麼?我又在做甚麼?真是卑鄙下賤……

把這條毛巾挪下一點,扣住他的喉嚨,那他就會永遠永遠都待在這裡了喔……神谷只能淒涼地空想著,調侃自己的瘋狂。

一個不定神,毛巾就自顫抖著的手上滑落。神谷頑固地把它抓回來,用蠻力亂打了個死結。

這樣,他就不會看見了……

神谷緊緊捂住自己的口鼻,生怕幾聲短促的嗚咽聲會傳入小野耳中。悄然竄出了眼角的淚水還不及落下,就被神谷狠狠地拭去了。

 

沉默半晌,空氣將近凝結。

「……為甚麼要蒙眼?」小野悶悶地探問,卻聽不見神谷的回應,只抓住了莫明的悉率聲。毫無預警地,小野驀地驚喘出聲。

暴露在外的性器突然被冰冷的雙手觸碰,緊接其後的卻是溫熱濕潤的包覆,其刺激之大,讓小野眉頭緊鎖,氣息變得粗重紊亂。

愛撫、輕刮、舔弄、吸吮,每一項都顯得青澀、慌亂,明顯缺乏經驗和技巧,卻讓人感受到那份近乎虔誠的努力。

視之如珍寶一般,神谷艱難地吞吐著那炙熱的碩大,小心翼翼地不碰到牙齒,拼命地把它往喉嚨深處送去,忍耐著嘔吐的衝動。他滿足地傾聽著小野享受的喘息聲,彷彿他能靠著這短暫屬於自己的一瞬,得到慰藉。

「唔……神谷桑……」小野嘶啞著低吼。「快停下來……我快……」

神谷卻充耳不聞,只知賣力地討好著小野。

 

拋下理智,拋下尊嚴,拋下自己,恍若整個世界,只剩下一種信仰。

 

 

 

    ※ ※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