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為因果,緣注定生死。
關於部落格
願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 69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野神】靜謐之歌。 第二章 縈迴之歌

【野神】靜謐之歌。
 

第二章  縈迴之歌。

 

 

  夏天的腳步已悄然挪近,頑強地撐著盛開到四月中的那株櫻花樹都已經呈現出疲態,落英不見繽紛,只倖倖然攥著春天的尾巴,凋零在校園一隅。大學的生涯轉瞬就過去大半個月了。小野愜意地踱步在蔥蔥鬱鬱的校園裡,春英雖早謝,尚有夏華在盎然盛放,紫丁香和梔子花清雅的幽香不時撲鼻而至,讓人心曠神怡。

  小野似乎不曾在城市中,找到能讓自己如斯放鬆的樂土。

  「這個地方……」搜索枯腸,似乎找不到一個恰如其分的詞語,只好回歸本源:「很好。」

  他深深吸了口氣,雙手隨意往口袋裡一揣,忽爾摸到了一小塊薄片。仔細一看,是瓣薄櫻,早已乾枯了。

 

  四月的花。晚春的風。靜謐的歌。透明的人。

  小野微微一怔,謹慎地睨著那片無辜的花瓣。

 

  這些天裡,那人忽然像人間蒸發了一般,沒有誰再在校園裡瞥見他的身影,然而小野卻是無一日不曾聽見那空靈的旋律,彷彿它早已融入空氣中,飄化在眾人的呼吸裡,流竄在眾人的嘆息裡,無所不在。就算是四下無人的現在,小野還是側耳即能聞見──

 

  「今天的課業似乎……」

  ずっと抱いていたい そっと抱いていたい あなたへのこの想いを」

  「啊,說起來,論文……」

  「嘘じゃないよ ほらこんなに 満たされるよ」

  「不知道他會不會喜歡梔子花的……」

  「それぞれの愛を したたる芽に しずくを落とすから」

  「不曉得前輩今天會不會……」

  「限りある時を忘れ 永遠を誓い合う」

  「小野君,感覺很……」

  「あなたが生まれて 僕は生きて ひそやかに ひそやかに」

  「這件事不能向任何人說呢,我自己……」

  「恋はまだ そのままで 心を焦がすから 言わないでね」

  「如果能夠再接近一點點,說不定……」

  「さよならなんて」

 

 

  悠揚的歌聲如少女的裙擺般嫋嫋飄揚,撩過眾人的心思,和諧地混和在眾人的思緒裡,長註他們心中,久久不散。平和、寧靜、安心……這樣的特質隨著歌聲沁進了他們的脾臟裡,讓小野想起了教會裡的聖詩;當中卻穩約藏著一些關鍵的差異。

  單純的給予,和由犧牲而來的給予。不知何來的想法佔據了小野的腦海。

 

  這韻律一直縈迴不去,每一天,每一分,每一刻,小野都被這陌生的樂曲溫柔地包圍,由起初的萍水相逢之情,演變到至今已如相識相知的友人般親近稔熟,甚至可以隨心哼唱出來。

  然而,越是熟悉,他就越是在意歌者的身份。這校園的氛圍委實祥和得太不可思議了;學生也好,老師亦然,即使不算完全沒有晦暗的想法,但也至少是他所知識的最純淨安恬的心靈。

  他深諳這事絕對與那首歌脫離不了關係。恍若吟遊詩人的那個人,到底有甚麼來歷?更重要的是,為甚麼,唯有那個人的心思是不可窺探的?

 

  ──窺探。聽見別人的心思意念,是小野大輔與生俱來的能力。甭管他有意無意,甘願與否,竊密,於他而言都是家常便飯。

 

  小野重重地歎了口氣,煩躁地撓了撓頭。這陣子他一直在小心翼翼地打探著,但有關這神秘的歌者的事少之又少,只清楚他的名字叫作神谷浩史,是比他年長三年的前輩,是理工部的學生,但從一年前開始就不曾見到在課堂上出現過了,甚至鮮少在校園裡發現他的影蹤,倒是三不五時就突然現身於文學部大樓的天台上,彈著結他,哼哼唱唱。

  那首奇妙的歌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出現的,本來還只有神谷身邊比較親近的幾個人會沉默地聽著,久而久之,學校裡大部分的人都慢慢聚集到天台上。

  「與其說是一種潮流,倒不如說……像是宗教似的東西。但又不完全是這樣……」小野的友人日野前思後想,都得不出一個結論,只好作罷;至少小野已經從中了解一二。

  「我們也只是聽說回來的啦。」在一旁聽著的福山晃著腳,再補充一句。「前輩們知道的也不多。」

  可是還是不夠。「如果搜索一下他們內心的想法,說不定……」小野苦惱地嘟嚷著,眼前卻彷彿浮現出日野和福山他們毫無機心的笑容,立時甩甩頭,擺脫這難以抗拒的誘惑。

  再怎樣,也不能隨意翻弄別人的秘密。這是小野對親近的友人最大的尊重。更何況,口心一致的這兩個摰友,大概也不會對自己有所保留。這樣侵犯別人的隱私,大概也查不出來甚麼值得在意的蛛絲馬跡。

 

  懷著不能多言的秘密和煩惱,小野沉重地走回文學部的教學樓。

  「唉……」才說這裡輕鬆呢,就另一層意義而言,倒是更讓人心煩意亂了……那個完全安靜的人,那個神谷浩史,到底是甚麼來頭?

 

  捏了捏手裡的花瓣,小野又思及那一天的經歷。躺在結他旁邊的那個青年,被無盡的空虛和絕對的安靜所包覆的那個歌者。

  對,就連他唱的歌,都是幽幽的,靜靜的,沉沉的,無風無浪的。寂寞,寂寞。

 

  想著想著,就忍不住哼起那首歌來。

  「你生於此,我活於世。如此寂然,如此悄然。此情迄今,未曾變更。焦灼於心,請勿輕言離別。」

 

  這首歌,是誰寫的呢?他又為甚麼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唱著呢?

  是不是,不可能找到答案呢?

 

  只是受著微妙的衝動驅使──覺得只有真相,才能拯救……挽救那份無邊無際的虛無。


  莫名其妙。暗啐自己一口,小野皺眉打量手上的櫻花。想了想,再把它放回口袋裡收好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