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為因果,緣注定生死。
關於部落格
願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 69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日月】晌午誌逸。

 【日月】晌午誌逸。

 

  週末的晌午,獨自佔領雅致的咖啡店一隅,背對著街上熙來攘往的人潮,貪一時半刻的寧靜。香草拿鐵的幽香撩撥著骨子裡的寐意,伊月支著腮,搖著筆桿,漫不經心地在筆記本上一下一下地敲著,擺出一身慵懶的姿勢;仔細打量,卻會發現他眉目之間隱隱透露出焦躁和疲態。

 

  那邊的小巷急急拐來一對手足無措的母子,小男孩的小手勉強抓著一冊琴譜,在慌張顛簸的步伐下險些摔倒;這邊的大街上踱著一個假日出勤的上班族,正一臉不耐地扯了扯自己的領帶,正打算走進咖啡店裡;小店另一邊的暗處,一對年輕的情侶越靠越近,少年憨憨地伸手摟住了少女的肩膀,少女隨即一凜,吃吃傻笑起來。

 

  眾生百相,一一收納於雄鷹銳利的目光之下,無一遺漏。

  「唉……」重重地歎了口氣,這樣微小的一個動作都叫伊月有種喘不過氣來的窒息感。

  在籃球場上恣意翱翔,如魚得水的鷹之眼,並沒有甚麼開關;廣闊的視野,在下了戰場後,就成了讓人不痛不快的籠牢。

 

  思及此,不禁皺起了眉頭,沒過一陣子就意識到這樣的神態是受了誰的影響,不由得馬上揉了揉前額;不出半秒又突然覺得自己實在意識過剩,皺皺眉罷了,只是個再也普通不過表情,這樣也能想到那個人嗎?暗啐自己一口,又悻悻然趴到桌上,手肘下的筆記本仍是空白一片。

 

  「唔……」沉吟半晌,也理不出甚麼好的素材。「拿的向日葵的日向向著日……不對啦……」

 

  攙雜著熱鬧的歡笑聲,小巧的輪胎摩擦著水泥地面的雜音突然清楚地鳴起,不必轉頭,已經瞧見幾名踩著滑板的少年正在廣場中央,興致勃勃地繞著圈子轉,這會兒一個跳高,那會兒一個旋轉,精采絕倫;伊月的鷹眼所及的視點也好,正常的視線也好,都不自覺地往他們身上聚焦去。

 

  騰空、翻滾、旋轉──嗚啊啊啊,太厲害了。

  ……怎麼總覺得,他們的肢體開始扭曲?頭突然腫脹般抽痛。

 

  糟糕。

  伊月忙不迭把目光收回來,卻已來不及了,胃裡翻攪著的噁心感叫他溫溫作吐。

  鷹之眼畢竟已經伴著他走過十六年歲月了,這樣的情況當然不是頭一趟。伊月勉強撐開雙眸,努力把注意力投向其他景物。

  切。一張眼就那對已然在激烈擁吻的現實充。忿忿地別過眼,驚鴻一瞥之間才發現那更深入更幽暗的角落,閃爍著眼鏡鏡片的銀光。

 

  伊月滿腦子昏昏沉沉的,直覺得好笑,把臉埋進臂彎後,就攫過旁邊的手機,熟練地盲打短訊:

 

  「親愛的隊長大人,你在報紙上挖著兩個洞,是要看甚麼呢?」

 

  哼笑著按下發送鍵,不到幾秒的工夫,就聽見遠處傳來液體噴濺的聲音。

  啊,日向你好髒。噴咖啡甚麼的這是哪個年代的老梗啊?

 

 

  緊隨而至的是急促的腳步聲,風風火火的。想像著日向張牙舞爪,大步流星地往自己撲過來的畫面,果真笑果十足。

  「伊──月──」低沉的怒吼終於在耳畔襲來。不想太過失禮,便打算抬頭和那位莫名地憤怒的青年來個四目相接,然而稍一移動,就覺得自己的胃一陣緊縮。

  大哥啊,你們滑板滑夠了沒有?

  考慮到在咖啡店大肆作嘔並非明策,伊月只好保持一異的姿勢,散漫地輕輕一揚手,朝那眼鏡仔的方向揮了揮,悶悶地招呼著他:「唷,日向。」

 

  日向見狀,不期然一愣;不需多加思索,就深諳這個從中學開始就長伴自己左右的傢伙,老毛病又發作了,頓時心底一軟,把本來要罵出口的「笨蛋」都嚥回去。

 

  這傢伙從以來就是這個樣子,球場上眼觀八面,威風凜凜,一雙鷹目,倨傲地封殺各方敵人的去路;私下卻三不五時就受這種能力所困,蒼白著一張臉,捂著腹部,腳底宛若踏著棉花似的,步履不穩地跑來向自己求救。

  一臉難受的伊月總叫人看著於心不忍,但日向卻有點壞心眼地感到享受。

  「日向……好暈……」口齒不清地呢喃著,這時一向沉著冷靜的伊月俊,竟然會開始放肆地撒起嬌來。

  日向聞言,總會擺出為難的嘴臉,撓撓頭才應道:「所以呢?幹嘛?」

  「頭痛……想躺大腿……」悄聲嘟嚷著,伊月微微翻開眼簾,有意無意地以仰視著對方;日向也不客氣地回了個白目。

  「笨蛋,還是小學生嗎?膝枕甚麼的虧你好意思說出來。」撇撇嘴,抬抬眼鏡,日向才伸手攫住顛顛巍巍地佇著的伊月,毫不溫柔地使力讓他往自己的懷裡倒去。

  「快躺好啦,笨蛋。」

 

 

  擅自坐到了伊月旁邊的日向,邊浸沉在重覆了不下百次的回憶中,邊小心翼翼地打量眼前的那個鷹眼呆子。把頭窩在手臂裡的伊月沉默著,沒有甚麼動靜,只能從他肩膀的起伏中推測到他正在吃力地呼吸著。這回大概真的很嚴重。

  日向不禁擔心起來,又暗暗有點期待。畢竟上了高中以後,伊月就是抱恙,也不怎麼願意向自己耍小性子了,尤其在他染了金髮之後。日向抿了抿唇,忽爾覺得有點耐不住的興奮,悄悄傾身上前,柔聲探問:「伊月,你還好吧?」

 

 

  罕有的一句慰問毫無預警地敲在鼓膜上,伊月一個激靈,雙頰猛然燥熱起來。這人在幹甚麼?這麼溫柔是找死嗎?我肯定是搞錯了甚麼,這不是日向吧!

  想要儘快把這句話的腔調從記憶中抹殺掉,偏偏那聲音卻在腦海中執拗地一再重播。

  伊月,伊月,伊月。

  「吵死了……」嘴裡咕嚕一聲,把臉埋得更緊。

 

  日向頃刻間愣住了。沒想到自己難得的體貼還會被拒於千里之外,不由得惱羞成怒。正想好好地教訓一下這個不知感恩的笨蛋,不經意間卻瞅見了那紅徹了的耳根,倏地一陣心悸,陡然大樂。

  這傢伙還真是個笨蛋啊。

 

  興致盎然地觀察著那隻耷拉著耳朵的黑貓,日向悠然自得地拿起了擱在伊月手邊的咖啡杯,老實不客氣地啜飲起來。

 

  「又是香草又是牛奶的,虧你喝得下這樣的甜的東西。」抱怨著又再灌了一口。

  「混蛋,不要喝我的東西。」伊月悶悶地抗議出聲,卻依舊沒有抬頭。日向也不急,慢條斯理地向服務生追點了一份咖啡果凍。

  準備餵食。

  日向支著腮,笑吟吟地望向那頭清爽柔順的青絲。

 

  幸好今天跟蹤著這傢伙來,還真是收穫良多呢。明天也來吧。

 

 

  【FIN。】











[Pixiv id=2191741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