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為因果,緣注定生死。
關於部落格
願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 69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日月/森月】十五米。

 【日月/森月】十五米。
 
 
  在這四百二十平方米的範圍內,我們穿梭於不絕的硝雲彈雨、燎原烈火之間;而在我視線所及的方圓十五米內,只有你不曾遠離半步。
  從敵方半場投至中場線的一球劃過視野的邊陲,我凝神觀察,抓緊了時機,屈膝一躍,在半空中攫下高速旋轉的傳球;腳掌尚未完全觸地,便咬牙一旋身,讓籃球隨勢脫手,直直朝你飛揚而去。你溜黑的眼瞳剎那間閃過一絲精光,不緊不慢地出手把球接穩,隨即瀟灑地側身,擺出優雅的投籃姿勢。籃球離手的一刻開始,從你嘴角淡淡流洩而出的笑意就越發深刻。
  「啪蹡──!」三分線外完美無暇的空心進球。揚手指示隊友回防時,你自信的神色裡甚至有一抹傲慢輕蔑;我不由得笑了起來。你回眸,捕捉到我放肆的一瞬,眉宇間又壓出了一彎山巒。「ダァホ,還在比賽中啊,笑甚麼啊笑。」結著粗繭的大掌毫不留情地往我頭頂一拍,你沒好氣地啐了一口。半晌,又補上一句:「NICE PASS.」
  「NICE……」胸口不期然一悸,我眨了眨眼,冷笑話又下意識地溜到了嘴邊。
  「你的冷笑話就免了。」白眼一翻,你冷淡地扔下一句,急步超前而去。我噤了聲,默默打量著你的背影。
  縱然跑得再快,你還是堅守在我視線所及的方圓十五米內。在我不成熟的羽翅所能伸展包圍的這一小片天地裡,守護著你的背影,便是我最大的願望。
  在這遼闊而狹小的籃球場上,我便是你的右臂。這是我身為PG,最大的驕傲。
 
 
  倏地,尖銳的哨聲冷然劃破球場上的熾熱。「暫停,誠凜換人!」遙望場邊,水戶部與來人一個擊掌,便退出場外;留下的那人溫厚親切地微笑著,靜謐的氛圍下卻隱隱燃燒著傲視群雄的氣焰。
  「木吉!」你的驚喊從背面傳來,由遠至近,獨有的氣息宛若融化冬雪的朝暾般,癢癢地拂過我的髮端。你急步跑到木吉跟前,問話的語氣裡帶著掩不住的焦躁:「腳,沒事吧?」
  「沒問題。」木吉信心十足地舉起姆指,一舉手一投足,都有如王者的英姿。你看似未完全放心,無可奈何地吁了口氣,並未多言。「不用擔心,我會好好撐著。」木吉溫柔地低語,厚厚的大掌搭上了你的肩。你困惑地仰首探望,瞳仁裡映出罕見的動搖;他卻坦蕩地看進你的眼裡,訴說著無聲的安撫。
  「唉,知道了,走吧。」你焦躁地抓了把頭髮,微微頷首。他半笑著伸出了右拳,你只瞥了眼,就明白了他的用意,嘴裡邊嚷著「ダァホ麻煩死了」,邊交出左拳;默契的一撃拳。
  指骨與指骨相撃的聲響細如線斷,但在相觸的一剎卻會在兩人的耳膜中被無限放大--那是只屬於契合的二人的專利,他人休想踏進結界一步。
  右手突然不受控地哆嗦起來,我陡然心驚,趕忙以左手抑住它的動作;胸口升起的鬱悶卻是無法排解,揮之不去。中學時期也好,在木吉回來之前也好,進場時能與你擊拳,一直是你賦予我最大的權利。
  「吶,伊月,在球場上,你就是我的右臂啊。給我記住了。」四年前,稚氣未脫的你,向我直直地伸出左拳,神氣地如此宣言道。
  兩拳撃撞的一剎,已經刻骨銘心地烙在我的靈魂裡了。
 
  你和他昂首挺胸地並肩進場。球場上刺眼的射燈直直打在你們身上時,挺拔倨傲的風姿,簡直炫目得無法直視。
  啊,這就是,我和他的分別啊。甚麼嘛,根本連急起直追的機會都沒有啊……自虐一般嘲弄著自己,以手掩住了因為過度集中而越發痠澀的眼睛。用這雙眼睛追趕你們高大的背影,真的好累……然而失去了雙目,我就真的是甚麼都沒有了啊,徹徹底底的。
  緩緩地張開眼,試探性地俯視方圓十五米。你們還在鷲目所及之處。我勉力挺住肩膀,穩住情緒,渾身僵硬地佇在原地,只求自己看起來不至於太過淒慘落泊。
  這樣,即使你有所懸念,轉身一看,至少,我還是那個能讓你放心背靠、沉穩冷靜的司令塔。
  只要你回頭,你肯定就會記起,我就是你的右臂。
 
  三米、八米、十二米、十五米……堅定的一步接一步,你頭也不回地走出了我視野的邊際,彷彿再無戀棧。
  我吐出了一口氣,無力再支撐肩膀的重量。
 
  吶,日向,在十五米外,你還有否給我留戀的一瞥呢?
  無論如何,我都已經無從知曉了。也許,只是也許,如果我能中用一點,視野能擴展到全場範圍,是不是就能像高尾和綠間一樣,有資格繼續留守在你的身邊呢?
  你已然成長,變得如此強大,卻剩下我一個,一直停留在四年前的那一天,原地踏步。這條瘦弱的右臂根本無法配合得上強壯的左臂,在前方等待的就只有被截肢的命運。
  在球場的那一端,你們合作無間的攻防表演正在上演;而我正站在另一個舞台的中心點上,靜靜數算著還剩下多少時日,我還能僥倖與你共存在這四百二十平方米的球場上。
 
 
 
※ ※ ※ ※ ※
 
 
 
  在這四百二十平方米的範圍內,我們穿梭於不絕的硝雲彈雨、燎原烈火之間;我站在離你十五米外之處,暗暗嚮往著你視野所及的空間。
  小心翼翼地往前挪近,你頓時一個激靈,銳尖得有如鷹爪一樣的視線砉然刺來,我期待地倒抽了一口氣。
  你評估著當下的形勢,清冷如月的目光再三在我身上巡迴,我不禁精神抖擻起來;半晌,你卻漫不經心地收回了視線,重新把注意力投放最接近己方半場的幾個隊員身上。我喪氣地拉聳了肩,後悔沒有好好繃緊自己的面部肌肉。
  「嘖,就算是可愛的女孩子,也沒有這麼棘手啊。」煩躁地低聲抱怨了一句,還是心甘情願地在球場的另一端繼續偷窺,同時還是得好好兼顧比賽,連吐槽自己癡漢體質的閒暇都沒有。
 
  飄揚的黑髮、深邃的雙瞳、凜然的側臉、謹慎的行動。你徘徊在三分線與中場線之間,心細如塵地一再打量兩隊的排陣與形勢;流轉的眸並未出賣你的思緒,然而與誠凜那個眼鏡隊長完美契合的作動,還是不得不叫人覺得可疑。
  彷彿你所行的每一著,你所想的每個方向,都是圍繞著日向為中心打轉,好讓他能放心依靠。
  可是,那個眼鏡君看起來卻不適合讓你依靠呢;就若月亮能輕易為太陽所焚無異,伊月君,你並沒有表面所示的那般堅強。
  與能力高下無關。你只不過是,更需要被溫柔對待而已。
  如果待在你身邊的是我的話,一定能給你幸福。所以,快注意到我吧。
 
  「再來一球,小心進攻!」清亮的聲線從遠方傳來,掠過耳際,惹起一陣莫名的潮熱。我驀然一怔,下意識扯起了衣擺,裝著要拭去額上的熱汗,藏在網布下的眼睛卻遊移不定。與誠凜這一戰,情緒莫名的躁動。
  還來不及驅散耳後的燥熱,就聽見銀哨鳴響。
  「暫停,誠凜換人!」
  也料到對方差不多該把那個鐵心給換回來了……抬眼與籃下的小堀交換了眼色後,忙不迭回頭察看。經過一節的休養後,木吉的腳傷似乎有所緩和;重踏球場時一臉從容鎮定,氣度極有大將之風。
  這就是僅次於「奇蹟的世代」的「無冠的五將」啊……
  打籃球打了這麼多年,這樣的稱號在耳邊浮載浮沉,說不好奇當然是騙人的,但吸引力也不見得比可愛的女孩子來得高;今天有幸一見,也不得不感嘆起來,深深感受到那種「非同一檔次」的壓迫感。此時,眼角餘光忽爾捕捉到了你的身影,便彷彿被萬有引力所牽引,我不由自主地憨憨轉頭,登時呆愣半晌。
  眼鏡君火速奔向場邊,向木吉說了甚麼,我沒仔細注意;我的眼裡,只能倒映出你破碎的神情。
  你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兩個人看,眸裡泛起了幾近露骨的冷意,懾人心魄。我不由得訝異起來:是嫉妒?是恨意?是憤慨?
  哪一種情感都與你散發的氣氛沾不上邊。然而,當場邊那兩人為了提高士氣地互相擊拳時,我倏然察覺到你近乎狂亂的心碎。
  為甚麼?為甚麼要如此難過?
  凝視你瘦削單薄的背影、倔強地挺起的胸膛、緊攥著衣擺的拳頭,一股難以形容的苦澀味兒緩緩湧上心頭,滲入舌根。恍惚之間,我似乎目賭眼前一隻傲然展翅的巨鷹,正負著傷,嚶嚶慘叫。油黑發亮的羽毛沾著腥濁的鮮血,幽幽墜落到無法著目的深淵。
  胸口猛然劃進一陣鈍痛。我顫抖著提起了右手,亟欲撫摸你的青絲,繾綣地擁抱著你、支撐起你的身體,我和你的距離卻還是差了整整十五米。你的眼裡甚至沒有我的存在。
  只好用左手把右手按在身後。
 
  吶,伊月君,即使是身處在十五米外的我也好,你有否曾經認真把我看在眼內呢?
  你投向那兩人的目光,看起來是那樣的遙不可及;他傷你有多重,是不是就代表你看他有多重?其實打從一開始我就明暸了──你美麗的羽翼,大概只為了保護唯一最重要的人而高揚吧。所以到最後,你也注定會為了那個人而殞落。
  那麼,誰又會來守護你?
 
  暗嘆一口氣,坦承自己的懦弱。呆佇原地,等你察覺到我──這種想法實在愚不可及。既然你不可能主動走向我,我就只好採取唯一的行動了。
 
  哨聲又起,籃球再次躍進場內。
  「森山,這回交給你了,給我好好幹。」笠松捶了捶我的手臂。
  「嗯,」我肯定地應了一聲,開始起跑。「今天也要為了那個可愛的女孩子而戰!」背對過笠松無情的白眼,我帶球直直衝向中場線,眼裡絕無二志。
 
  你俯下身來,雙臂大展,目光如炬地緊盯著我,臉上已經完全泯去異色,心無旁騖投入到比賽之中,秀氣的眉目裡流露出凜凜之色。
  真的,很美。
  但這樣徹底壓抑自己的你,更讓人心疼不已。
 
  轉瞬之間,你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不禁稍稍遲疑了起來;我緊抓著一瞬間的空隙,把球投向早川,順勢往前接應。越過你身邊時,一時把持不住,意亂情迷地伸手,掠過你柔順的髮絲。你猛然一震,我卻只自顧自跑向三分線後,沒有回頭。
  我不由得淺淺一笑。這樣,總算是正式宣戰了吧──我要入侵你這十五米的絕對防線,取代他,成為你眼裡唯一的人。
 
  深呼吸了一口氣,整理好自己的心情。不能再分心了,就讓我聚精會神地打好這場比賽──不容許自己拖隊友後腿,不容許自己輸給身處同一球隊位置的眼鏡仔,更不容許自己失去停留在你視線裡的資格。
 
  「伊月俊,我們開戰吧。」
 
 
【FIN。】


[id=32388375]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