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為因果,緣注定生死。
關於部落格
願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 69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日月】雙拋橋。

 【日月】雙拋橋。
 
 
  城外寺廟敲響了十一下悠揚的鐘聲,空谷回音震動了如霧的黑暗。徹夜不眠的,只有樹上那三二隻圓睜著豆目的小梟。
  似乎又是一夕尋常。
 
  「咚──」
  「咕──」突如其來的跫音驚動了梟群。牠們不滿的咕噥一聲,一雙雙森冷的眸像探射燈般,紛紛轉向跫音響起的方向──那是城主宅第的側門。
  半敞開的木門前佇著一個身穿浴衣的少年。他扶著門沿,四下打量,罩在夜色下的輪廓模糊,看不清表情,但雙肩的起伏卻異常急促。
  緩了半晌,他才倉猝地脫下了木屐,再仔細張望一會兒,才敢踮腳,急步上路。
 
  途經樹下,少年仰首望進叢間,做了個噤聲的手勢。梟群頓時歇住了輕柔的鳴叫聲。他滿意地頷首,欲提起袖子,把一隻角鶚招下來,卻又打住了動作。
  搖了搖頭,他毅然轉身,揮了揮手就離開。
  數十雙明亮的瞳目送著行色匆匆的他,直至那湛藍的衣擺隨風消失於街角,梟群才又不安份起來。
  「咕──」幽幽啼聲,猶挾有淒冷的哀怨。
 
  一路無人,直至城外郊野。少年猶豫半刻,才把手中的燈籠點亮。燭光繪出了他的容顏,眉清目秀、唇紅齒皓,十六、七歲年紀,眸裡別有一絲凜然鎮定。
  如斯秀麗的一張臉,現在卻隱隱流露出不安的神色。
 
  他輕手輕腳地走到寺廟附近那荒涼的河堤邊。
 
  此時,繚繞的陰雲倏地退卻,皎月的銀光瀉了一池,橫在河上的朱紅的小橋彷彿架在奔月的路上。
  而本應在橋上等他的人,卻未見影蹤。
 
  少年一怔,兩肩垮了下來,眉宇間溢滿愁意,看來卻不意外。
  本應如此。
 
  他吹熄了手上的殘燈,姍姍踱步上橋。秋意繾綣,掀起一起粼粼波光,映著月色的河水漣漪處處。
  輕然嘆謂,他垂下眼簾,眼裡卻盡收八面之景。方圓十五米內杳無人煙,只得腳下的小橋孓然獨佇。
  雙拋橋,如今只形單隻影。
 
 
  涼風懾人,勾動的總是回憶裡,那幾許斷片。
 
  「俊,你知道城外寺廟旁的那條死過人的橋嗎?」戴著圓眶眼鏡的男孩回頭,語帶興奮地低語。
  「那個……雙拋橋?」
  「對。我們要不要去看看?」
  稚嫩的他猶豫半晌,謹慎地問:「父親不是說過不能接近那附近嗎?要是被發現了,苦的是你啊。順平的正宗還能保持正宗嗎?」
  「……我倒希望城主大人發現後會氣得禁止你再講駄洒落。」被喚作順平的孩子頓了頓,續道:「我們去去就回來,不會被發現的。」
  「最好是。」他嗤之以鼻,但還是牽起了對方伸出的手,偷偷溜出了側門。
 
 
  輾轉幾度春秋,再次竄出城門時,成雙的身影已然變得挺拔;緊握的雙手卻仍不見一絲隙縫。
  「日向……」他喘著粗氣,搖了搖對方的手。那人停下腳步,驀然回首,滿臉肅容,緊抿著嘴唇,反射著月光的眼鏡鏡片擋住了一雙明眸。
  這樣的景況叫他莫名心驚。他不由自主地揚起了手,想要把那副礙事的眼鏡給摘下來,卻猝不及防,驚喘一聲,就被一把抱住,揉進懷裡。
  還來不及為眼前人的行為感到訝異,就被包裹住身體的愜意溫度所撫慰,漸漸安下了心。
  緩緩吁了口氣,他環住了對方的膀臂,輕拍那正在微微哆嗦的背。
  柔若細雨的情意融化在霧氣裡,沉默地徘徊在側,悄然滲進心脾。
  「伊月。」那人倏地喚了自己的名,他只慵懶地應了一聲。
  「嗯。」
  「伊月……」那人又吐出了一絲顫音,撩撥著他隱忍的情愫,動搖他一貫的淡定。
  「我知道。」無可奈何地捎了句話。
  「伊月,我……」
  「嗯,我知道。」他沉聲應道,使力推開了對方的懷抱。伸手取下了對方的眼鏡,他直直地看進那深邃而悲愴的瞳裡,突然有種窒息的錯覺,宛若下一秒就要溺死在裡頭。
  他下意識以掌捂住了對方的眸,不留半分隙縫。
 
  「你跟相田家小姐完婚的第二晚子時,我在這裡等你。」
 
 
 
 
   正恍惚時,身後的寺廟傳來十二下鐘聲。近距離一聽,就覺得鐘聲沉重得嚇人,一下一下,敲在心上。
   少年眺望四周,見河堤邊依然冷清,不禁失笑,喃喃自語:「雖然,我從一開始就知道你不會來。」
 
  往事乘風而至,吹在眉心。
  「俊,你知道雙拋橋的故事嗎?」
  「不就是死過人嗎?」
  「我之前偷聽到外婆講的,說甚麼是有兩個人在這裡殉情。」
  「殉情?殉情是甚麼?」
  「我也不清楚……不過我去問了賣糖的阿姨,她說殉情就是跳進河裡,潛到水中城裡去!」
  「水中城?」
  「嗯!進了水中城,就可以永遠地兩個人在一起了!」
  「真的?我也想跟順平永遠兩個人在一起!」
  「笨、笨蛋!我也想跟俊在一起啦!」
  「那我們要不要殉情啊?」
  「笨蛋!會死啦!」
  「就算死我也要跟順平在一起!」
 
  此時此刻,只能空憶詩情宛轉。如此一想,果然,那時候就早已命定了緣盡的事實。
  才道雙拋橋,如今仍舊形單隻影。
 
 
 
  跫音忽近,剛好在短促的一下鐘聲敲響之際,一名戴著眼鏡的少年氣喘咻咻地跑到了河畔。
  四下探望,月下已然無人。
 
 
 
【FIN。】



[id=3185053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