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為因果,緣注定生死。

關於部落格
願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 69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日月】Le Pissenlit. ──Chapter 2

 Chapter 2

 
  若問日向順平,初到東京那三年,算不算是他人生中最單純的日子,他大概只會聳肩,不置可否。他的世界裡,從來沒有過甚麼複雜糾結的念頭。揮汗狂奔的爽暢,投籃命中的成就感,成績依舊一塌糊塗的頹喪,和隊友產生磨擦時的憤怒,與伊月相伴的恬靜舒心,一件事牽繫一種情緒,一切都很簡單。
  換個方式去問,那幾年,是不是他活著最滿足的一段時間之一?
  瞄準,屈膝,投球,轉身,與迎面而來的伊月擊掌歡呼。沒錯,他享受那時候的那一分小細節。若謂甚麼叫作純粹,對他而言,除了孩提時代,就數中學那三年了吧。那些歲月,每一事每一物,都像沾染著皚白的泡沫一般乾淨輕柔,他懷抱著無所畏懼的衝勁,在籃球場上來去如風,盡情投入得連仔細思考的餘裕也沒有。
  然後時光就這樣荏苒而去,太多來不及理清的感情,和泡沫一起破滅,隨水流逝。
 
  上京至今,踏入第三個年頭,日子如常。日向初來到乍時,多少還是有點焦躁。父母提著大包小包,在新幹線月台手忙腳亂之際,他已經領先幾步,走到車站出口東張西望。
  他一輩子也忘不掉那般的震撼,甚至讓他起了雞皮疙瘩。舖天蓋地的混凝土,囂喧鼎沸的人潮──熙來攘往的繁華街上,沒有一丁點兒田野的影子。
  臉上猛然冒起一股潮熱。他鼓起腮,低頭盯著自己踩著雪白球鞋的腳尖,默默把在體內升起的屈辱感嚥下。
  這樣的感覺很奇怪,這是不對的,根本沒甚麼好怕的。反覆說服自己的同時,日向倏地想起了鄉間的蒲公英。這個時節,那裡應該飄滿了白色的羽毛了吧。一定美得不可思議。真想回去看看。
  好想回去。他到底為了甚麼要來這裡?他直想轉頭就跑,跑回那把他拐到這個鬼地方來的列車上去,往那片裁滿了蒲公英的丘壑長驅直進。
  他記得,蒲公英的枝葉之間,坐著一個白淨羸弱的男孩,那頭如絲綢般柔滑的黑髮在風中散亂。
 
  「順平──!」
  他聞聲一愣,匆匆抬頭探看。記憶中的那個黑髮男孩正在使勁地朝他揮手,急步跑來,臉上始終掛著興高采烈的笑容。日向憨憨地連連眨眼,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報以微笑。
  「哦,俊!來了啊!」
  「沒想到順平真的來東京了!我緊張了好久,昨晚都沒睡好。」伊月接過日向手上的行李,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笨蛋!你是為了隔天旅行興奮都睡不著的小學生嗎!」日向順勢模仿父親吐槽別人的口吻。
  「呃、嗯?我們都是小學生沒錯啊?」伊月側著頭,用不能理解的眼光望著無言以對的日向,半晌又笑得燦然。「不過,下個月我們都是中學生了哦!」
  「對!」日向也放開懷抱,寬心地笑了起來。「要是跟俊同一班就好了!」
  「我也想跟順平同一班!一直在一起!」
 
  「想要一直在一起」──那曾經是,多麼容易說出口的一句話。
  我們都以為,是成長賦予了這些話更深層的意思,為那麼單純的感情加添了說不清的複雜情愫。
  哪怕實際上,話語裡的意義,從一開始就不曾變更。風化在歲月裡的,只有舊時的坦率。
 
  三年一組的課室裡,靠牆坐著的日向支著腮子,悄悄看向同樣坐在最後一排的靠窗位置的伊月。澄亮的陽光打在他的髮絲上,把他不若尋常男性的白皙皮膚照得更亮更白,植在微勾的冷眸上的一根根長睫毛,在日照下格外分明。
  日向總是在想,縱是不想承認,他這位青梅竹馬,的確長得相當眉清目秀。與自己極其近似,卻又大為不同的那個輪廓和身體,再加上挺拔的身高、籃球部的背景和清冷的氣質,肯定相當受女生歡迎吧。
  啊,真令人不爽,可惡的帥哥。他撇了撇嘴,拋開這種徒讓自己不快的想法。
 
  一如往昔,他們兩人依然形影不離。然而,再一成不變的生活,也的確在暗地裡逐步變遷。不知不覺中,玩伴間的話題也從遊戲和作業,轉移到女孩子身上。
  「喂,你們不覺得二組的相田挺可愛的嗎?」
  「欸,是嗎?」
  「臉是長得不錯,可是胸部真的平得跟PS2沒兩樣……」
  「講得太過份了啦!哈哈哈哈哈!」
  每次談到這些話題,日向總會湊興搭上兩句話,坐在他旁邊的伊月卻總是沉默地陪笑。
  他的緘默並不算甚麼稀罕事,大家都深諳他沉著少言的性格。當然,他也可能只是在全心全意地想著那些無聊的諧音笑話。沒有誰閒得會去打擾他。
  但對日向而言,伊月刻意隱藏的鬱躁,仍是一目了然。
 
  日向從來都不算是個纖細敏銳的人,觀察別人是伊月的工作。然而日向卻清楚伊月的一顰一笑、每個細微變化所代表的意義。他更明白,伊月總是對這種話題不耐的原因。
 
  多少次,他全神貫注地聽課,裝作沒有在意到從窗邊傳來的炙熱視線。
  多少次,他埋首拼湊戰國武士模型,對伊月自己都不曾察覺的曖昧神情視若無睹。
  多少次,他把話題轉到當下最受注目的搞笑藝人身上,假裝早已把多年前蒲公英山丘上的吻忘得一乾二淨。
 
  伊月是以怎樣的感情看待自己,他心知肚明。連伊月本人都不及他了解全局。
  日向敢斷言,伊月俊是他生命裡最重視最珍惜的其中一人。即使拿伊月跟全世界的女孩子比較,他都能毫不猶豫地斷言,伊月的位置絕對在她們任何一個之上。可是,他只能把伊月當成最要好的兄弟──比友人知己更甚,有如家人一樣的存在。
  他無法想像自己與伊月相戀的模樣,打從心底拒絕這種關係。若要追究原因,他也不曉得該從何說起。甚至於,對伊月的秘密了解得太徹底,他連自己真正的心情都無從辨明。
 
  日向一向不擅長分析這種錯綜複雜,糾葛如蜘蛛網一般的破事兒。只道,既然不得不辜負,唯有盡力粉飾太平。表面看來,所有關係都這麼純粹簡單。
  最喜歡的籃球,最喜歡的伊月,細水流長的日子。
 
  日向覺得非常滿足。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