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為因果,緣注定生死。

關於部落格
願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 69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日月】Le Pissenlit. ──Chapter 3

  Chapter 3

 
  「要是打進了決賽,我就去跟詩織告白!」西村一手扶著儲物櫃,另一手揪緊自己的衣領,咬牙切齒地宣佈。在他身後的隊友們面面相覤,休息室內落針可聞。半晌,大家都不約而同地大笑出聲。
  「噗!加、加油啊西村!我們都會支持你的!」
  「啊,對了,這將會是你第幾次被詩織甩掉?」
  就連一向少湊熱鬧的伊月也參了一腳。「被獅子一般的詩織甩了四次!西村謝謝你!第五次加油!」
  「俊給我閉嘴。」日向沒好氣地啐了一口,伸手捏住了伊月的嘴唇。待伊月安份下來後,日向轉頭,笑吟吟地拍了拍西村聳拉下來的肩膀。
  「今天還只是初戰!想要跟獅──詩織告白,」他眼神凌厲地睨了興致勃勃地把冷笑話帳掏出來的伊月一眼,鏗鏘有力地對西村道:「就要打足精神,我們一路殺進決賽圈!」
  「哦──!」不止是西村,所有人聞言,都不禁抖擻,戰意高昂。「好!今天就去把對手殺個片甲不留!」
  伊月意興盎然地直視日向颯爽的笑臉,只見對方也毫不扭昵地迎上了自己的目光,隨即一拳揮到眼前。伊月沒有訝異,從容地伸手撃上日向的拳頭。
  「好好幹!」
  「順平也是!」
  他們並肩,在群眾的歡呼聲中,昂首闊步地踏上球場,眸裡熠熠生輝。
 
  那是,夏蟬鳴得聲嘶力竭的七月二十五日。體育館內傳出的尖銳哨音,一下子劃破了室外的炎炎蜃景,夏蟬頓時噤了聲。薄翼輕顫,便從樹幹上墜落草叢深處。
  日向、伊月,以至整個籃球部,誰都始料未及──中三的夏天,竟然結束得比想像中遠遠要早。
  七十六比六十。所有的決心和期盼,就此揉碎在這十六分的差距之中。
 
  賽後的休息室被西下的夕陽染成一片橘黃,湍流在四面牆下的死寂,直沁骨髓。西村他們喃喃說了些甚麼,似是在水中傳音,看到對方嘴巴一張一合,耳朵卻只勉強聽見泡沫咕嚕作響。
  五官不聽使喚,腦袋完全轉不過來。伊月唯有愣愣凝視著他們,訥訥頷首,默默目送他們消失在門外。
  過了好一陣子,瑟縮一隅的伊月終於回過神來,輕喚一聲:「順平?」話甫出口,便覺嗓門嘶啞得連自己都聽不下去,不禁皺眉。「順平,還在嗎?」
  無人回應。
  他狐疑地從儲物櫃的夾縫之間略略探出頭來,只見日向的腳橫在休息室的另一個角落,上半身隱沒在長椅之後。
  他打量那兩條傷痕累累卻黝黑結實的腿,只覺一陣難以形容的苦澀直直湧上咽喉。沒日沒夜的訓練,即使要犧牲讀書和休息的時間,也賭上全部極力一戰。
  他們沒敢奢望要贏得全東京的冠軍,但至少,還是想一睹全場觀眾為他們歡呼喝采的景致。
 
  伊月縮回狹隘的窄縫之間,抱著膝蓋,綣縮成一團,把自己往陰影的深處埋得更深。
  這雙名過其實的眸,這副平凡無奇的身體,剛才在球場上,到底發揮了甚麼作用?他氣喘噓噓,遊走在那片太過局促,置身其中卻又過份遼闊的平地,亟欲協助日向從各種窘境中解救出來,偏又力有不逮。
  恰若結果的蒲公英,漫無目的地晃散飄零。
  他痛恨自己的軟弱無力。
 
  那一夜,直到他們兩人被體育館的清潔人員攆走之前,誰都沒有再張聲。
 
 
 
  東京都中學校籃球賽在一星期後完滿落幕,以大比數擊敗各校強豪、登上冠軍寶座的,理所當然就是名聞遐邇的帝光中學,完全是意料中事。意料之外的,是在初戰中贏了他們的學校,在緊接下來的第二場賽事中便敗陣而還。
  獲悉這個消息時,整個籃球部鴉雀無聲。就連笑嘻嘻地回到球場,信誓旦旦謂永不放棄的西村,也震驚得讓懷裡的籃球脫了手。橘色的球墜落地上,越滾越遠,誰也沒有要把它撿回來的意思。
  平日練習的時候,日向永遠是第一個跑出去撿球的人。伊月偷偷瞄向一旁,那兒卻空無一人。
  日向沒來。
  他垂眸低眉,手指摩娑著結在掌心的粗繭。有種無法言喻的悔恨,點滴在心頭。
 
  那一刻,毫無來由地,伊月驀然確信,日向的身影,不會再出現在這個球場之上。
  他卻連想像都戰慄。
 
 
  暑假才剛過了一半,八月的太陽燃燒得更為張狂,走在街上,皮膚都被灼得鈍鈍作痛。
  伊月的夏天卻早已完結,宛如潮退的大海,無聲無息地乾涸在他腳裸邊,踹不起半片浪花。
  他也再沒有任何餘裕了。賽季結束後,便是備考的季節,他的整個生活都被無數的補習班和模擬考試佔據,就連喘口氣的閒暇都沒有。
  在這個偏差值決定人生價值的社會裡,所有準考生都戰戰兢兢,未敢有絲毫鬆懈。伊月甚至不太確定,廢寢忘食地讀書,和苛刻嚴謹的操練相比起來,哪個更讓人崩潰。
  他是如此,日向也自然如此。
  以此為藉口說服自己,伊月躊躇半刻,再一次把攥在手裡的電話擱回桌面。此時,手機屏幕上的畫面倏然亮了起來,伊月一怔,忙不迭打開短訊的收件匣。
 
  「俊,明天有時間來一趟學校的體育館嗎?我在球場等你。」
  黑白分明的文字躍在瞳仁裡,一向沉著的伊月也禁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不久前暗暗成形的不祥預感一下子被推翻,寬慰的情緒如潮水般直湧心扉。
  難掩喜色,他的一雙手都在微微顫抖。
  「好,那麼五時見。」
 
  「已送出」的字眼出現在屏幕上的時候,一陣莫名奇妙的暈眩感陡然襲來。他扶著額,忍受著翻騰在胃裡的作吐感,匆匆鑽進被窩裡,試著把這股不適解釋成過度疲勞。沒過多久,他便沉沉入睡。
 
  當晚,伊月作了個酣如黑甜的美夢。
  悠悠轉醒的一剎,他驟覺如墜夢魘之中。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